《隔天;芷宜市,市民報社》

一部桌上型的電腦,一疊文件;伸個懶腰,大吾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手搓了搓沒啥精神的臉,開始收拾東西,下班時間到了,準備回家去,交班的人員也來了,交接完相關的交接事項後,大吾臉上沒精神的表情開始了變化了。

e002-01拷貝  

------------------------------------------------------------------------------

★姓名:大吾,此部小說的男主角,市民報社新聞文字編輯輸入員工。

★外型特徵:黑色旁分髮色,喜歡穿背心,身材略為壯碩,有著優異的運動員的體態及反應神經及速度。

★異能力:能使異能力停止無效化或抵消化,此能力也叫『無』。

★術法:『異能力之封印的術法-皆禁之鎖』、『束縛之鎖:停止生命體之動作,如同點武俠小說裡的點穴的道理』。

註:術法不算是異能力的一種,為個人精、氣、神之修行所得以控制的方法,是針對個人的精、氣、神加以制止的術法。

------------------------------------------------------------------------------

 

◎大吾:「哈哈,下班了,我心愛的GZONE720(電視遊樂器)我來了,昨天沒有破關,沒關係,我已經練到最高等啦,今天一定要把你給破了。」

 

大吾自言自語的說著這些話,就揹著自己的包包走出了報社門口,走到停車地方,戴上他的小哈利安全帽,騎上他的小綿羊機車,一路往回家的飛奔,這樣一路騎著,突然大吾緊急的剎了車,

 

◎大吾停了下車,抓了幾下自己的安全帽說;「糟糕,騎過頭了,忘了買老頭子的包子了。」

 

大吾就把車調頭,往買肉包子的地方騎去了,來到了常來的肉包子店門口,

 

◎老闆見了大吾就說了:「老樣子是吧,你師父真愛吃肉包呢,你師父真是我的老顧客啊,吃了好多年呢。」

 

◎大吾笑了笑說:「是啊,他的人生應該有一半都在吃包子吧…」

 

大吾付了錢之後。拿了一袋用塑膠袋裝的熱騰騰的包子放到他的機車上,然後飛奔回家去,

 

才停好了機車,正要進家的大門,一股嘹亮的咆哮聲就出來了:「大吾,你在搞什麼鬼,我的肚子快餓扁了…」,原本是大吾的師父在大聲囔囔著,

 

◎「來了啦!」滿大吾很心不干情不願的回答著,

 

◎『臭老頭,只會指使我,看我怎麼整你…』大吾心裡正嘀咕著,

 

大吾一進了門口,就將手上的熱騰騰的包子往他的師父的方向用力的一丟,就這麼一丟,好像棒球投手般的姿勢丟了出去,

 

◎『我看你怎麼吃!』大吾依舊心裡正嘀咕著,

 

至於熱騰騰的包子呢,被大吾這麼一丟,正以飛快的速度飛了出去;大家想必一定是覺得,這些肉包,應該會砸個希巴爛吧,不過就還好,裝包子的袋子上打了個結,不然包子一定飛散了出來;

 

就在這時,包師父正從他的房間走了出來,迎面而來的當然就是以飛快的速度前進的肉包子,就在這一刻,飛快的肉包子在包師父的面前,猶如時間停止般的瞬間停止下來,浮在了半空中,連剎車的感覺都沒有;包師父緩緩的伸出了手,接下了這一袋熱騰騰的包子,移到了他的面前,嗅了嗅鼻子,

 e002-02拷貝  

◎「嗯,還是這家的包子香啊…」包師父閉著眼,正品嚐這個香味,

------------------------------------------------------------------------------

★包師父,異能會現任會長,大吾的師父。

★外型特徵:潔白的髮色,平頭,留著由嘴脣的上方延伸至下巴下方的白色雜亂鬍子,身材偏瘦,喜歡穿著寬鬆的衣物來掩飾身材的薄弱,喜歡吃熱騰騰的肉包子。

★能力:人稱:『氣之魔法師』,能將氣場自由的變化如自身身體的一部份,進而利用氣場因子的介質轉換成磁場變化,進而控制磁場因子,形成可攻可防之能力及具有感知能力。

★術法:『異能力之封印的術法-皆禁之鎖』、『束縛之鎖:停止生命體之動作,如同點武俠小說裡的點穴的道理』。

------------------------------------------------------------------------------

 

◎『糟糕,沒整到…』大吾心理正這樣想著,準備拔腿就要往自己的房間跑了,

這時包師父馬上從陶醉的臉像翻書一樣快的變成嚴肅的臉說話了:「你這個死小孩!竟敢對長輩這樣的不敬!」

 

就在這時大吾已經轉身準備往房間跑去,大腳才一抬,不知那來的一股無形力量,往大吾的後腦勺打了過去,

 

『慘了,反被整了!』大吾在這一瞬間,心裡這樣子想的…

就這樣大吾被這麼的一擊,被個打狗吃屎,臉部正面的跌落到地板上,碰的一聲,大吾就臉部朝下的躺在地板上一動也不動,約過了五秒鐘才慢慢的爬了起來,

 

◎大吾勉強坐了起來,摸著後腦勺說:「師父,很痛咧…」

 

◎包師父說了:「誰叫你對長輩不敬啊,你以為這樣就放過你嗎…」

 

在此時,大吾一驚,還真有點措手不及,

 

◎大吾心想:『不會吧,還來啊…』,急忙的將右手迅速的抬了上來,手掌合成一個箭指,移至了額頭前面,並說出了:「開」字,

 

這時的大吾後腦勺即出現一個半透明白的弧型的型體,來罩住了大吾後腦勺,大約罩住有整顆頭的一半,

 e002-03拷貝  

◎包師父這時也說話了:「小子,你以為我認識你一天二天嗎?你的能力我一清二楚呢。」

包師父話一說完,大吾的額頭又被一股無形力量給打了出去,且是從下方往上的方向這麼一彈,大吾的的額頭就這樣的向後彈去,原本坐在地上的坐姿,被這麼一打,大吾就跌落在地板上,且是一個大字型的正面朝上的姿勢躺在地板上。

 

◎「吼,師父,你好卑鄙哦,知道我的底牌…」大吾雙手摀著自己的額頭說著…

 

◎包師父吃起了包子說:「看你下次還敢不敢啊…」

 

◎大吾雙手摀著自己的額頭說著:「吼,不敢了啦,這麼的痛。」

 

此時,家中的無線電話響起了,包師父走了過去接起電話,而大吾依舊摀著自己的額頭,

 

◎包師父吃著包子說:「嗯嗯,可以,那就等會見了…見面再說吧。」

 

◎包師父掛下電話,順勢轉過身看到大吾:「哦,剛剛好可以測試一下。」

 

◎包師父:「大吾過來。」

 

◎大吾:「哦~~」,這一起身,雙手依舊摀著自己的額頭向包師父走了過去,

 

◎包師父:「等會有沒有事,跟我到隔壁去。」

 

◎大吾:「可…可是我等會要破關咧,我的GZONE720在等著我咧…」,話是愈說愈小聲,

 

◎「什麼!!」包師父的臉色大變的回答著。

 

◎「沒有,沒有,我現在閒著很…」大吾的手在胸前一直揮著說,

 

◎包師父:「你前陣子已經滿二十歲了,差不多可以做個測試了。」

 

◎「哦…」大吾片面是這樣說的在心裡的OS卻是說:『測什麼試啦,我等GZONE720在等著我破關咧…』

 

 

《芷宜市 異能會會館》

        異能會會館,全名為『異常能力學術研究協會會館』,是國家核准開設的協會,行事作風非常的低調,表面上,只是一般的學術研究單位,他的門面讓一般人經過,只會感覺到它是一座寺廟的感覺,有著東洋風的感覺,紅檜木的建築物,古色古香的,但實際上進入內部之後,猶如進入了高科技公司的感覺,牆壁皆是銀白色的金屬牆壁,全自動的電動門,非常明亮的走道,就如同進入高科技時代般的建築物,就這樣低調的運作著,實際上在幫助這個世界的人民取得一定的公平的平衡,使有過人的異能力者,也只能公平的生存在這個社會上,避免平凡的人民不會受到異能力的影響,免除遭受到有關人身安全的危險可能性。

 

包師父帶著大吾,進入了會館的會客廰中,二個人都坐了下來,準備等待稍早致電來找包師父的人,大吾看了看,客人還沒有來,就說話了,

 

◎大吾:「師父啊,我要測試什麼東西啊。」

 

◎包師父:「你要知道,你跟我跟外面街上路過的人是不一樣的;你的異能力和封印之術練習的如何啊?」

 

◎大吾搔了搔頭很隨意的說:「是啊,不一樣,從很小就開始訓練訓練啊,當然不一樣。」

話一說完,包師父就給大吾一個白眼,大吾就馬上的正經的坐起來了,

 

◎大吾:「你要求的程度我都有達到啊,異能力的收放及封印的術也可以自我掌控的施展。」

 

◎包師父:「你滿二十歲了,你的異能的控制力也達一定的程度了,有些事情也差不多要告訴你了,不然你永遠不暸解事情的嚴重性。」

 

◎大吾一臉疑惑的說:「嚴重性?在你身邊待那麼久都沒有什麼事啊,只有訓練再訓練而已啊。」

 

◎包師父喘了口氣說了:「在你一歲多的時候,你是個極度危險人物,你差點殺了你的爸媽…」

 

◎大吾嗤之以鼻的口氣笑了笑插話說:「怎麼可能啊!我那時候連自己吃奶的力氣都沒有,怎麼可能去傷害我的爸媽,且我上星期才回家咧,他們都對我很好咧。」

 

◎包師父:「我都還沒有說完你就來插話,不要在那邊斷章取義,好嗎!」

 

◎包師父:「二十年前,我按照你前世的留下來的異像訊息找到了你」。

 

◎大吾轉頭,瞪著雙眼看著包師父說:「我的前世?不會吧,像神話一樣的故事。」

 

◎包師父:「你看我是在跟你說笑嗎?」

 

呼了口氣又說了:「那天,在大白天的時候,天空出現了不一樣現象,原本是一個晴空萬里,白雲朵朵,晴朗的天空,迎面而來的是涼爽的微風,鳥兒自由的飛翔,但在這一刻,白雲開始逐見的消失,而微風也消失,而鳥兒也停止了飛翔,連週圍的聲音也全沒了,一瞬間,在我眼前的景像就像時間停止般的完全靜止住,連一點聲音都沒有…」

 

此時的大吾更是睜大了眼看著包師父,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他,覺得不應該從他師父的嘴巴說出這些話來,

 

◎包師父又繼續的說著:「就這樣靜止的景像就維持了約有十秒鐘,那時的景像讓我也覺得,不會吧,真的像時間停止般的畫面,跟你的前世留下來異像訊息,幾乎一樣,就在你的前世圓寂後的第108天,真的讓我看到了異像訊息,異像訊息是這樣說的…」

 

◎大吾像是聽故事般的迫不急待的問了下去:「異像訊息說什麼?然後呢…」

 

◎包師父就說了:「你的前世留下這個訊息『無雲天,無風起、無聲息,如靜止,吾現極光起』,這樣的訊息。」

 

◎大吾:「哇,我的前世這麼料事如神啊,真是厲害啊!」

 

◎包師父:「其實你的前世也是循著前人留下的訊息,一代傳一代,你的前世也跟我說過,在這個世界,一般的異能力是隨機發生的,只有特定的幾個異能力是有跡可尋,就是像是密宗活佛一樣有繼承者來繼承其能力,為就是要使這個世界維持一定的平衡點,不會因為異能力而使這個世界失序,然後大亂。」

 

大吾則是抬頭看著包師父不說一句話,

 

◎包師父:「大吾,你知道嗎,你跟我的異能力,就是特定的幾個具有繼承者來繼承其能力的;所以我對你為何那麼嚴格,為了讓你走入正道,在未來你一定會感激我的。」

 

◎大吾:「師父,老實說,我不是很想當個正義使者,或是世界和平者,我只想當個平凡人,因為這個能力,我的童年就是訓練訓練再訓練,看著別的小朋友,開心的遊玩,我只能練習再練習,且也沒有跟爸媽住在一起,可悲的童年啊;且那時我那麼小,怎麼可能去害到我的爸媽咧。」

 

◎包師父嘆了口氣說:「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這樣的情緒反彈,因為我是過來人,就因為是過來人,所以知道讓怎麼做比較恰當。」

 

◎大吾一臉疑惑的看著包師父:「你也是過來人?

 

◎包師父:「我也曾年少輕狂,自勢甚高,直到遇到我的師父,也就是你的前世,啊~不堪回首的過去,不說也罷。」

 

◎大吾又一付有趣的臉說:「原來我師父的師父是我的前世啊,真妙咧,然後咧。」

 

◎包師父:「等一下,你想知為何你當初差點殺了你爸媽,為何沒有跟他們住在一起嗎?」

 

◎大吾:「是啊,我當然想知道啊,但你的話題繞了一大圈呢,都沒說到重點。」

 

◎包師父:「怎麼沒說到重點咧,只是說明源頭的來龍去脈,你才不會一頭霧水,你跟我不是有緣才來做師徒,而是必須做師徒。」

 

◎大吾無奈的說:「是啊,強迫入師門的啊。」

 

◎包師父:「在那天的出現異像訊息後,我就朝著極光的方向前進,且依照你前世留下的另一個訊息,來分辨那位小孩才是繼承者,而跟隨著極光的方向前進,過了幾天,來到現在的芷宜市,那時還只是個規模不小的村落,且週遭也沒有其它的村落了,但由於辨視的方法太困難了,且不見得用肉眼馬上看的見。」

 

◎大吾:「那你還找的到我,厲害哦,師父。」

 

◎包師父:「大吾,你的左手背,是不是由有一個圓型的傷痕。」

 

◎大吾:「有啊,但你不是告訴我說是我玩鐵製的熱水杯燙到留下的疤痕嗎?」

 

◎包師父:「其實那就是辨視繼承者的特徴,但我不是用特徴辨視的方法找到你的」

 

◎大吾用疑惑的眼神看著包師父說:「那是用?

 

◎包師父:「你知道嗎,還在襁褓小嬰兒,怎麼可能隨便就露出手背讓人看到呢,那時候我只好待在村落,等待機會來辨視繼承者;我就假扮修道人士,試著藉由替小嬰兒祈福消災的方式,來巡視整個村落,到底有幾個出生沒多久的小嬰兒。最後我篩選之後有三戶人家是這在那幾天有出生了小嬰兒,就鎖定了這三戶人家,並找機會確認,所以我只好待在這個村落等待機會,但一待就待了一年多,苦無確認的機會。」

 

◎大吾一派輕鬆的說:「師父,你不會把小嬰兒一個一個騙來看不就成了,不就三個人嗎?

 

◎包師父:「小子,你以為那麼簡單啊,那時的村落的人都是非常的團結,危機意識頗高,我也是混很久才可借住在村落裡,一不小心就會被趕出村落,確認繼承者就更麻煩了。」

 

◎大吾:「哦,是這樣啊。」

 

◎包師父:「後來在一年多後的晚上,大約在凌晨的時間,我在睡夢中被一股強大的異能力的能量爆發所驚醒!」

 

◎大吾接著說:「對吼,那是你的能力之一咧。」

 

◎包師父:「那時我立即衝出住處,朝著能量的來源方向衝去,最後來到你的家門口,這時的能量是最明顯了,大的連我都有點招架不住,那種壓迫感,真是令人不舒服啊;在我正要確認發生了什麼事時,你的家開始產生了異像,你家是一個獨棟的房子,房子開始晃動了起來,從四邊的屋角開始出來消失的現象,感覺上就是一種無形的物體開始吞噬著。」

 

◎包師父接著又說:「這時房子裡就傳出了你父母的叫聲,我覺得不對勁了,往你家的房子衝了進去,只見你的父母二個跌坐在地上,彼此互抱著一直在叫你的名字,他們的身上的衣物跟身體也漸漸在消失中。」

 

◎大吾眼睛注視著包師父說:「我!我怎麼了啊!」

 

◎包師父:「那時候我看到的景像是你一直嚎啕大哭,而靠近你身旁的東西也逐漸的在消失,你不知道是受到什麼刺激,但我就知道你的異能力覺醒了,覺醒過了頭了,變了質,同時也看到你的左手背上的圓型的傷痕開始浮現,我就知道我必須先做什麼了!

 

◎大吾搶前頭說:「哦,我知道,皆禁之鎖對不對。」

 

◎包師父點了點頭說:「沒錯,且皆禁之鎖也是跟我的師父學的,不過我的皆禁之鎖只能學到二階,無法到達第三階,但你的前世可以,因為異能力的關係,我必須把皆禁之鎖傳授予你,所以我才說我們必須做師徒。」

 

◎包師父接著就繼續說著:「於是我往你的方向衝了過去,當我接近你時,我也發現我的衣服,也開始逐漸的消失了起來,我舉起了我的劍指,觸碰到了你的額頭,但我的雙眼也看到我觸碰到你的那隻劍指,似乎也在開始消失的感覺,也知道沒有太多的時間了,經過我一番的努力,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再跟你在異能力做拔河,終於把你在使用初階的皆禁之鎖安定下來了,還好,在消失中的我,又回來了,但已經消失的東西也再也不會回來了。

 

◎包師父接著又說:「在安定完你之後,我把所有的起源由來全部說明給你的父母親聽,答應我在你年紀稍長,約五六歲之後,再重新解開皆禁之鎖,再入我的師門,由我來照顧你,協助你入正道,以免再發生類似的狀況出現。」

 

大吾用以認真的表情看著包師父,

◎大吾緊張的說:「可是,可是我的異能力不是這樣啊!」

 

◎包師父:「沒錯!不應該是這樣,但我說變了質啊,物極必反,這個道理你應該知道,你的異能力的極端就會是這樣,跟黑洞沒二樣,在你的爆發的範圍,全部都消失,要是我沒有及時出現,可能是整個村落都消失在黑夜裡。」

 

◎大吾:「那你會二階的皆禁之鎖,為何不一開始就用二階的皆禁之鎖,應該會比初階的皆禁之鎖來的更強啊。」

 

◎包師父:「話是這樣說沒錯,但是你要知道,唯獨你不行用二階,是因為…」

此時,會客室裡的內線電話擴音響起了:『會長,你的要見的客人已經到大廰了。』,

 

◎包師父回答說:「請他進來吧。」

 

這時,會客室外的腳步聲急促的來到了門口停了下來,推開了門,電話端那頭的客人走了進來,原來是…

 

★來者是何人呢?大吾的測驗會跟他有所關係呢?會帶什麼樣的訊息呢?★

 

~待續~

第001回: ★ 點我 ★
第003回: ★ 點我 ★

想要知道更多的熱門文章請至我的首頁:http://pixden.pixnet.net/blog
如果你覺得原仔的這篇文章還不錯的話,請給我一些鼓勵
你可以到留言給我加油或是在左側的廣告上幫我支持一下唷(只花你不到十秒鐘)
★此文章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要轉載麻煩請註明出處謝謝★

pix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