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宜市 D公園》

對於大吾的沒有回應,包師父跟明姐顯得更緊張了,但能量監控系統並無出現異常的能量,心裡正納悶著,一直頻頻的呼叫著大吾,深怕大吾第一次就出師不利,馬上就出了差錯;沒多久,擴音喇叭傳來了大吾的哀嚎聲,

 

◎大吾跌坐在地板上,右手扶著自己的左手肘底部:「啊~啊~~」

 

包師父跟明姐頓時也鬆了一口氣,知道大吾還在,接著擴音喇叭就傳來了『咽咽~汪汪~』,原來是一隻體型頗大的拉不拉多犬,因為聞到了大吾身上帶著便利商店買來準備要吃熱狗堡香味,而從草叢中衝出,尋找食物的來源,就往大吾的身上一蹼,無線電耳機在此時也被撲的一下,掉落在地面上,拉不拉多犬咬走了熱狗堡,正在大吾的身旁開始享受著美食,而大吾跌坐在地上,一時之後痛的也出不了聲,直到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出聲,看到是一隻拉不拉多犬襲擊了他,同時也發現了無線電耳機掉了,小心的繞過正專心享受著美食的拉不拉多犬,急忙的撿起了耳機,趕緊測試一下正不正常,

 

◎大吾急忙將耳機靠近耳朵說話:「喂~喂~啊~好痛,師父,師父,在嗎?」再將耳機拿來來用手歊一歊,

 

◎包師父說:「有,有聽到,發生啥事了啊?怎麼會有狗聲咧?」

 

◎大吾則回答說:「呃~~我想是因為我的熱狗堡吧!」

 

◎包師父用以責備的語氣說:「這!這!你出任務帶什麼熱狗啊,搞啥啊!」

 

◎大吾很不好意思的說:「就…就我想可能會肚子餓嘛;你也沒說幾點結束任務啊!所以就…」話愈說是愈小聲,

 

◎明姐此時也插話說:「大吾先生,那你沒事吧。」

 

◎大吾很不好意思的說:「我沒啥事啦,只是熱狗被吃掉而已。」

 

在大吾話還沒完全說完,能量監控系統發出了警告聲響,『嗶~~嗶~嗶!嗶!嗶!』,聲音由長聲變的短促,愈響愈快,包師父和明姐也從監控室裡的大型螢幕上看到了較具規模的異常能量釋放;大吾的耳機也聽到這個警告聲響,連忙就問包師父發生了什麼事。

 

◎大吾急忙的問:「 怎麼了,師父,監控系統警告聲一直響,該不會那位嫌犯出現了吧。」

 

包師父跟明姐盯著能量監控系統的螢幕看到的結果,再二個互看了一下,

◎包師父緩了口氣說:『是出現了,只不過…』

 

◎大吾急忙的問說:「只不過什麼啦?在那個位置啊,我得要小心了。」

 

◎明姐此時出聲說話了:「大吾先生,包會長的意思是,那位嫌犯出現的地方不在你那,而是在B公園,真不好意思,是我誤判了…」

 

◎大吾說:「啥,所以說,人不在這裡,該不會…不會吧…」

 

◎包師父說:「沒錯!你現在立刻趕往B公園看有沒有機會攔住嫌犯。」

 

◎大吾說:「哦~~不會吧。」

話一說完,大吾轉身就往停機車的方向跑去;戴上安全帽,一搭上機車,一路狂飆直奔B公園,一路風吹聲呼呼的吹著,但大吾仍跟包師父對談著,

 

◎大吾說:「喂~~~師父,能量還在不在啊?」

 

◎包師父說:「還在,有在移動中,但仍在B公園的範圍內。」

 

◎大吾說:「喂~~~師父,能量還有在啊?」

 

◎包師父說:「還在啦。」

 

大吾的小棉羊機車在芷宜市的街道上狂奔,騎了約十來分鐘,穿過了不知多少個街道,終於來到了B公園的門口;大吾即停下了機車,立即往B公園內前進,也立刻跟包師父對話,

 

◎大吾手輕伏著無線電耳機,邊走邊輕聲的說:「師父,我到了B公園,能量還有在啊?」深怕被發現了,

 

◎包師父說:「還在,但目前停止中,且已經一段時間了,很可能已經完成他的犯罪過程了,一樣在B公園的公廁方向,他離你現在的位置約三分鐘走路路程,小心前進。」

 

◎大吾輕輕的吹了一口氣說:「呼~好!那我立刻過去抓住他,然後就可以結束了。」

 

在大吾說完後繼續的前進不到三十秒,包師父的聲音又從無線電耳機傳來了,

 

◎包師父以命令的口吻說:「大吾~~停下來,可以不用追了,能量已經消失了。」

 

◎大吾停下了腳步輕聲的說:「為什麼!就差一點點啊。」

 

◎包師父說:「你現在在這不對的時間出現的話,反而會讓嫌犯提高警覺,下次要抓住他就更不容易了,就先撤吧。」

 

◎大吾說:「哦,是這樣啊。」

 

◎明姐此時也很低聲下氣的口吻說話了:「大吾先生,很抱歉,讓你白跑二趟,真的很對不起。」

 

◎大吾無奈的說:「唉~~美女都說對不起了,就當作這趟是運動健身吧!」

 

 

《芷宜市 異能會會館》

回到了異能會會館,大吾也進了監控室,跟包師父和明姐見面了,一見面,大吾就先說話了,

 

◎大吾說:「師父,我回來了,那可以先去休息了嗎?」

 

◎包師父說:「嗯,去休息吧,明天還要繼續,早點休息吧。」

 

◎大吾驚訝的說:「啥!明天還要繼續啊,不會吧~」

 

◎明姐出聲了說:「大吾先生,對你真是不好意思;不過今天的事對我們來說是好事一件。」

 

◎大吾說驚訝又說:「什麼!好事!我有沒有聽錯啊,人都沒抓到,又跑過來又跑過去的,這樣算好事嗎?」

 

◎明姐不急不緩的說:「當然是好事一件,從資料來看,嫌犯在每一個公園都有過犯罪的記錄,且也沒重覆到,所以接下來的這幾天嫌犯可能出現在D公園的機率更高了,這樣更可以提早做準備,不就是好事一件。」

 

◎大吾說:「嗯~~~話這樣說是沒錯啦,可是搞不好…」

 

◎明姐這時又立即的插話說:「我有信心,所以我決定明天跟你一塊去抓住嫌犯。」

 

◎大吾轉向明姐說:「不好吧!你也知道那些受害者的狀況,雖然不太會有生命的威脅,但你去的話,我反而還要顧慮到你,這樣更麻煩,所以明天我還是自個去好了,頂多不要再帶熱狗去吃就好了。」

 

◎明姐說:「這樣啊,那我還是不要參加實際的行動,以免拖累到你,只是我不知道你的異能力是如何,所以才要想要幫忙。」

 

◎大吾說:「若跟那位嫌犯對上了,你就會知道了我的異能力了。」

 

◎包師父說:「好吧,那就先這樣,散會吧;大吾~~記得別打的太晚了,明天若對上了沒體力就不好了。」包師父早知道大吾想要快點回去打電玩,所以提醒了大吾一下,

 

◎大吾一付謊言被戳破的表情說:「好啦~~我知道啦。」

 

◎明姐說:「那明天下午四點一樣地方,大吾先生麻煩你了。」

 

話說完鞠了躬後,明姐就離開了,包師父和大吾見到明姐離開,也跟著離開了監控室了。

 

 

隔天《芷宜市 異能會會館》

下午四點,大吾騎著自己的小棉羊機車,一樣來到了昨天來過的D公園,一樣的停好車,一樣拿起了無線電耳機,打開電源,跟在會館裡的包師父做通話測試,

唯一不一樣的就是沒有帶上熱狗堡來到D公園,大吾也不想再發生昨天的遇狗事件了,

 

◎大吾掛上無線電耳機後說:「喂~喂~師父,有聽到嗎?」

大吾的話說完,耳機那一方,仍無回應,過了一會兒,大吾心想就在想:「搞什麼啊,我都準時到了,師父還沒出…」想法還沒想完,耳機的那一方傳來了聲音了,

 

◎包師父說:「有在啦,你以為我沒來是嗎?」

 

◎大吾愣了一下說:「呃~沒有。」

 

◎包師父說:「我剛剛正在切換系統畫面,所以慢了點回你,組長也早就來到了這裡了。」

 

◎明姐也說上話了:「是啊,你好,大吾先生。」

 

◎大吾也說:「你好,明姐。」

 

◎明姐又說話了:「另外再跟你及包會長報告,昨天的在B公園發生的事,的確是跟前三個案子的狀況皆雷同,應該屬於同一個嫌犯所為。」

 

◎包師父說:「嗯嗯,這樣好了,大吾我告訴你,看來太晚的時間應該嫌犯就不會出現了,所以七點半過後就可以撤了,所以你只要到七點半,天完全黑了,就可以撤了,然後回家。」此時大吾心裡也正在想:『三個小時半咧,要在這餵蚊子那麼久啊。』

 

大吾在跟包師通話完之後就在D公園以公廁為中心,閒晃移動著,偶而做做運動,跑跑步,儘把自隱藏的跟一般人一樣,一方面,包師父和明姐則緊盯著監控系統,隨時掌控是否有異常的狀況出來;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了,已經到了六點五十分了,大吾也忍不住問了包師父,

 

◎大吾說:「師父,都沒有動靜嗎?我肚子飲了啦。」

 

◎包師父也立即的回話:「嗯嗯,啊某(什麼),七孔麻油共定(系統沒有動靜)啊。」

 e005-001拷貝  

◎大吾一臉疑惑說:「什麼啦,師父,聽沒有啦,你在幹什麼啦。」

 

◎明姐說:「包會長,他~正在用餐,吃包子當中…」

 

◎大吾大怒的說:「什麼!師父,我餓的要死了,你卻在吃你最愛的包子咧,吼~~~不公平啦。」

 

◎包師父喝了口氣說話了:「唉唷,老人家嘛,容易餓肚子啊,就…哈哈,你再撐一下就可以撤了啦,

 

◎大吾很無助的回答說:「吼~~~~~~什麼跟什麼嘛。」

 

師徒倆的鬥嘴,在食物的話題上一來一往持續著,接著天色也漸漸的變暗;終於時間來到了六點四十五分,大吾忍不住說話了,

 

◎大吾很心急的說:「師父,可以走了嗎,看來不會出現了啦,我一直在這裡餵蚊子咧。」

 

◎包師父也說了:「嗯~~好吧,系統也沒有出現任何的異狀,看來就收兵吧,你可以回來了。」

 

◎大吾很高興的說:「哦耶,肚子餓死了。」話說完就往停車的方向移動了,

 

◎包師父又說話了:「那明天再繼續吧。」

 

◎明姐也很誠懇的說:「謝謝大吾先生的配合,明天再麻煩你了。」

 

◎大吾不太理會的口氣回答:「厚啦,哇摘啦(台語:好啦,我知道啦)。」

 

 

隔天《芷宜市 異能會會館》

一樣的時間,一樣的人、事、物,一同展開昨天監察的任務,但今天的天氣比較陰涼一點,所以很早D公園裡人們就寥寥可數了,變得冷清許多,大吾拿著大杯的飲料,一邊走一邊喝,閒晃著,繞著繞著,突然大吾覺得尿急了,看了看時間,才四點五十多分,他想嫌犯應該不會那麼出現,所以就很放心的往公廁方向前進,也跟師父報備了一下,

 

◎大吾說:「師父,尿急啦,我要去廁所。」

 

◎包師父:「好啦,去啦,我會盯著系統。」

 

大吾走到了公廁的門口,然後把飲料喝完,丟掉資源回收桶內,往男廁方向走去;大吾解放完之後,走出了男廁,

 

◎大吾深呼了一口氣說:「呼!舒服!」接著就走去洗手了,走到了洗手台前,

 

突然間,大吾心理覺得:『嗯~~有奇怪的味道』,回頭看了看週遭,天色也還沒全變黑,大吾心裡又想:『是廁所的味道嗎?可是剛剛來,沒啥味道咧。該不會是…』,在這時味道更加的濃厚,更加的刺鼻,大吾也開始有點不舒服了,想說準備要說話,問一下師父;但耳邊的無線電耳機卻在此時同步傳來了危師父的聲音,

 

◎包師父急促的聲音說:「大吾!異…」

 

◎大吾立即插了話並小聲說:「咳!咳!我知…他好像提早上班了…」話說完,大吾舉起了右手,提到了胸前,手持劍指,在口中並唸了『開!』這個字;此時大吾以嘴巴為中心開始有一層半透明霧狀的形體以堆疊的方式出現,形成了類似口罩的形狀,罩住了口跟鼻,這時大吾嗅到的味道已經是無異味了,不舒服的狀況也漸漸的消失當中,這時無線電耳機傳來包師父的也聲音,

 

◎包師父說:「大吾,你先假裝已吸入該異味,引誘嫌犯出現,你知道該怎麼做吧。」

 

◎大吾開始聚精會神的說:「好,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明姐說:「大吾先生,請小心!」

 

◎大吾說:「我會的,我還想回家吃飯咧。」

 

話說完,不由得開始緊張,緊張到都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噗咚!噗咚!』,但大吾顧不得緊張,必須開始扮演起類似中毒,開始四肢無力的情況,慢慢的癱趴在洗手台上,然後發出呻吟聲,這時,開始有腳步聲靠近了,且聲音也愈來愈大,愈來愈明顯,一步一步,最後大吾感覺到有人的手搭了上來;在此時大吾的心理想著:『很好,搭上我了,看我怎麼抓住你。』,

 

大吾此時,一個轉身準備抓住對方的手,就在這一轉身,就抓到了對方的右手,同時也看到了對方了,對方是一個十六七歲的男孩,短髮,身上穿著一個簡單的藍色圖案T恤,牛仔長褲,一看就是不是有錢人的打扮,而被大吾一手抓住右手的那位大男孩則一臉的驚恐,非常的緊張;這時大吾用得意的口氣說話了,

 

◎大吾說:「很好,被我抓到了吧,我看你怎麼跑。」話一說完就用力準備將那位青少年拉了過來,同時包師父和明姐也聽到了大吾的說話,

 

◎明姐急忙的說:「抓住了嗎?大吾先生?」

 

不料,就這樣一拉,大吾的手卻滑掉了,這時才發現手上非常溼的,所以這麼一拉,手就滑掉了,在這此時,那位男孩逮到了機會,趁機轉身就要逃離現場;但大吾在這個時候卻愣了一下,他才感覺到剛剛抓到那位男孩的手時,觸感不太對,但大吾顧不得這個想法,立刻就回神了,衝了出去,追上那位男孩,

◎大吾也回答明姐說:「被他跑掉了,他的雙手異常的溼滑,所以抓住又被滑掉了。」

 

包師父和明姐在這時也感覺了疑惑,為何大吾會說那個男孩的手會是溼滑的手,讓大吾抓住了後,又滑掉而逃脫?

 

◎大吾大聲的喊著:「臭小子!別跑!」在跑的同時,大吾也漸漸的知道了那個觸感是什麼了,但心裡依舊想著,怎麼會在人的手也會有這樣的觸感呢?

 e005-002  

★是怎麼樣的觸感,讓大吾感到疑惑呢?而這樣觸感又是怎樣一回事呢?★

~待續~

 

 

第004回: ★ 點我 ★
第006回: ★ 點我 ★ 

 

想要知道更多的熱門文章請至我的首頁:http://pixden.pixnet.net/blog
如果你覺得原仔的這篇文章還不錯的話,請給我一些鼓勵
你可以到留言給我加油或是在左側的廣告上幫我支持一下唷(只花你不到十秒鐘)
★此文章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要轉載麻煩請註明出處謝謝★

 

pix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