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宜市 某商業大樓》

『給親愛的異能會包會長……』

 

大吾看到這封信的開頭實在是詭異了,居然要找的是包師父,難不成給小女孩信的人有預知的能力嗎?要不然怎麼會知道包師父會來到這裡,雖然不是包師父自個拿到,但已差不遠矣,

 

於是大吾抬起頭來,看到包師父仍坐在地上休息著,並抬起右手,揮了揮手,大叫了包師父,但也被副作用影響,說的也有點不太順。

 

◎大吾大喊:「咳!咳!師~師父!快來,有…件奇怪的事…」

 

包師仍然還在喘氣休息著,但比起之前的情況好多了,只是副作用讓肚子已經餓到有點使不上力了,勉強的擠了出聲音來回答,

 

◎包師父用著沒力的聲音說:「呃~~是嗎?」

 

大吾看到包師父嘴巴有在動,但聽不太到他說什麼,本想走過去拿給包師父看,但小女孩垂坐在地上,看起來更加的虛弱,也深怕她突然間的倒下,大吾必須在這之間做個抉擇,但是這二者之間怎麼抉擇都不是很好,於是他就先叫了包師父,先確定包師父是否還可以,

 

◎大吾大喊:「師父!還可以嗎?」

 

大吾只見包師父緩緩的從地上撐起,站了起來,心裡在想:「應該沒問題才對。」,包師父雙手撐著腰部,拖著沒什麼力的身體前進,還好只是離大吾只有約4、5公尺,緩緩的來到了大吾跟小女孩的身邊,大吾見包師父過來,也順勢扶了他過來,並把手上的信件給了包師父看,

 

◎大吾說:「信的內容寫的有點怪咧,但感覺上不是很好就是了。」

 

◎包師父回答說:「這樣嗎?待我看看。」

 

信的內容如下:

『給親愛的異能會包會長:

  有收到我給你的大禮嗎?是不是很不錯啊?

  是不是很驚喜啊?保證讓你永生難忘,

  我只是想要告訴你,我回來了,你當初怎麼對我的,

我會一個一個的討回來,這個小女孩只是個見面禮,

待我找到異能石之後,那也就是異能會的大限之日,

記得別來妨礙我找異能石,因為你應該會很忙,

因為我會陸續送出禮物給你的,就這樣了,

哈~~~啾~~~可惡!過敏症狀又開始,

喂,代寫的,我說的一字不漏的寫進去,

這段不算,別把這段寫下去,

哦~~對了,那個小女孩很容易就失控哦,

我找到的強力助手,也幫她找回原生的異能力,

而且是幾乎全開狀態的異能力,不盡早處理的話,

嘿!嘿!嘿!那我就不知道了。

                              炬焱會社 紅烈 敬上

 

包師父在看完這封信後,緩緩的將信放下,且還是邊抖邊放下,顯然是處於非常的激動又強做鎮定的狀態,沉默了許久,終於大吾耐不住性子了,開口問了包師父,

 

◎大吾說:「師父,內容很奇怪吧,還有什麼異能石的?且是來者不善的感覺咧。」

 

◎包師父淡淡的說:「是啊,大事不妙啊。」

 

◎大吾回說:「啥?大事不妙?怎麼說?」

 

包師父還沒有回答大吾的問題時,小女孩靜緩緩的站了起來,在大吾話都還沒有說完的同時,師徒倆並沒有發現,直到小女孩又再一次的浮高到了跟他們差不多的高度時,他們才赫然的發現到,但她依舊在持續的上昇中,

 

師徒倆對看了一下,又想到剛剛信中的內容,果然,事情沒有想像中的簡單,不盡快結束只可能會更糟,

 

◎大吾皺著眉頭懊惱的說:「哦!不會吧!還來啊!」

 

此時的大吾只好奮力的往上昇中的小女孩方向衝了過去,二手一伸,拉住了上昇中小女孩的頭,雙手立刻施以『無』之異能力,試圖再將失控的小女孩給喚了回來,但只見小女孩的眼神是一陣子的無神呆滯,又一陣子的轉動著,

 e014-001拷貝  

看起來又是一個失控的異能力跟『無』的能力做拉力賽,一來一往的,且這次失控的力道比起前次還要來的強烈強勁,所以每次大吾都是差一點點就可拉回,但又被失控的異能力硬是拉了回去,

 

大吾這時心裡想:『快不行了!快找師父幫忙才行。』,於是大吾就開口請包師父協助,

 

◎大吾急著說:「師父!我快撐不下去了,快來幫我。」

 

大吾這樣急著說,但無奈包師父的異能力也消耗的差不多,而且之前因為解開能力,被那樣的彈出後撞上了牆壁,整個老骨頭都快散了,還在恢復體力當中,

 

◎包師父沒力說:「不行啦,我的異能力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大吾皺著眉頭說:「不會吧!」

 

◎包師父接著說:「即使我現在打暈她,只怕會使她岔了氣,異能力在體內無法釋出,就更糟了。」

 

◎大吾急著說:「那…那該怎……啊~~~師父!快看!」

 

大吾這麼一叫,應該發生了什麼事了,包師父立刻也往小女孩的方向看去,就看到小女孩的眼角,鮮血也開始漸漸的流出了,包師父一看,心裡想著:『這下糟了!』,

 

◎包師父大喊說:「快!快想辨法將她的異能力給壓下去,她若耳朵都流出血的話,我看要救回她就回天乏術了。」

 

◎大吾又皺著眉頭說:「不會吧!」

 

◎包師父說:「大吾!我要用二級皆禁之鎖來封住她,撐下去,一定要壓過他,我才有機會封住她。」

 

還好,術法不算是異能力的一種,為個人精、氣、神之修行所得以控制的方法,受影響的也是個人精、氣、神的部份(在第002回已經有說過了),所以包師父還有精神力得以施展皆禁之鎖,

 

◎大吾回答說:「可是,二級的程度不是會有一定的損傷嗎?這樣好嗎?」

 

◎包師父說:「沒法!有一好沒二好,若她再這樣下去,身體受到的傷害可能不止於二級封印所造成的傷害。」

 

◎包師父又說:「且萬一未來他若再度失控,那我們也難全身而退了。」

 

大吾這時也好只點點頭,咬緊牙根使勁的撐著,只盼望有所突破現在的僵局,使情況不再惡化下去,

 

就這樣持續了五十多秒,眼看小女孩的眼球開始有比之前更明顯的來回移動,她那悲傷的眼神冥冥之中似乎在告訴大吾說:「大哥哥!快救我!快點救我!」,讓大吾更為是激動,更加深了要救到底的想法,

 

雖有慢慢有突破性的進展,但就偏偏差那麼一步,讓大吾的『心有餘而力不足』的念頭又再度產生了,心裡懊悔想著:「為何我就是不夠力呢?就差一點點。」,大吾仍堅持著,此時大吾堅持的意念已經昇華到了一個程度,剎那之間,大吾的眼前換個了畫面,

 

當大吾再度看清看眼前時,自己處在一個純白的空間裡,對面走來的就是那位失控的小女孩,小女孩緩緩的走向大吾,但到了約三步的距離時,小女孩卻過不來了,任小女孩怎麼的使力就是無法前進,好像有面透明的牆擋住了她的去路了,她伸出了右手,使命向前拉伸,試圖想要靠近大吾,

 

◎小女孩用著求救的眼神說:「大哥哥…救救我…大哥哥…救救我…」

 

小女孩求救的話語一直重覆著,讓大吾看了也急了,立刻抬起了腳要向前跨步,才發現雙腳跟本無法移動,這下很直覺的伸出了右手,向前伸直,試圖拉到小女孩的手,但怎麼的伸直,怎麼的揮動,就是勾不到,就差那僅有的五公分,

 

小女孩求救的話語一直重覆著,但手卻漸漸的降了下來,重覆的話也愈來愈小聲了,似乎打算放棄了求救的樣子,

 

◎大吾急著說:「快!手給我!我很想要救你,但你要先自救啊。」

 e014-002拷貝  

◎大吾又說:「你不能這樣放棄啊,就差一點了。快!手給我!」

 

大吾要救小女孩的強烈意念,話語也一直重覆著,這時的小女孩似乎也被大吾的語氣被激勵到,又將放的手緩緩的抬起,也許是意念傳達到了小女孩的腦裡,這時大吾眼前畫面一轉,又回到了雙手抓著小女孩的頭部,突然間推擠的力道變小了,感覺到小女孩的異能力有一種被壓抑了下來的感覺,大吾知道應該是小女孩的求生意志在抵抗著,也知道這是最後的機會了,

 

於是決定將身上的異能量毫無保留的完全釋出,打算在這時一決勝負,就看大吾倒抽了一口氣,閉上了雙眼,蘊釀著將身上僅剩的異能量全部移至到雙手上,以便一舉壓過失控的異能力,

 

大吾一睜開眼後,立即解放在蘊釀在雙手的異能量,帶著尾勁的『無』之異能力,透過大吾的雙手,由小女孩的頭髮穿過了頭皮,穿過了頭骨,穿過了腦髓,再深入最深層中的腦神經裡,將所產生失控的異能力,給完全的壓制下來,

 

在大吾從發現小女孩的眼球有明顯的移動,到成功的壓制住失控的異能力這樣的時間,卻只有花十來秒鐘,看似滿長的時間卻是如此的短暫,

 

就在這時十來秒的時間內,包師父已經做好了準備動作,將他的右手則握成了箭指,移到了嘴巴約二十公分的處高,口中唸唸有詞,再將左手掌張開舉至左胸前,並在此等待大吾與失控的異能力最後耐力賽的結果,

 

就在大吾成功的壓制住失控的異能力後,小女孩如同由水中憋了許久的氣,再從水中冒了出來,深深的倒抽一口氣後,大口的喘氣呼吸著,包師父盯著眼前的二人許久就是在等待這一刻,

 

這一刻的到來,包師父的左手掌立即的浮出發著超白光的圓型物體,上面還有著極像是太極的浮雕,大約十五公分大,包師父立即抬起了左手,帶著超白光的圓型物體,往小女孩的頭上的天靈蓋給蓋了下去,

 

就這樣大吾雙手握住小女孩的頭部,包師父的左手壓在了小女孩的天靈蓋部份,小女孩因為這樣的關係,感覺到了一陣的如同帶電流般物體在全身上下的亂竄,全身抖動著,而發出了抖動的呻吟聲…

 

這樣的過程持續了約二分多鐘,就在小女孩的身體停止抖動後,呻吟聲也消失了;包師父放開了左手,大吾鬆開了雙手,浮在半空中的小女孩掉了下來。這時的三人同時分開,且都呈無力的狀況分別跌落在地板上,因為無力的關係,三人皆躺到在地板了,

 e014-003拷貝  

此時此刻,周圍的環境一點聲音都沒有,空氣似乎凝結了一樣,只聽到彼此用力的喘氣聲,這樣的情形又持續了一陣子,直到大吾恢復了一些可以說話的體力,但仍沒有爬起來的力氣,勉強轉了頭看了一下昏倒在旁的小女孩,她閉著雙眼側躺著,全身的傷痕,臉上眼角、鼻子、嘴巴殘留著乾掉的血跡,還可以看到身體有微微的起伏著,代表還有呼吸,但在大吾的心裡卻又是一陣的懊悔,回想到小女孩極力求救的畫面,但自己卻就差那一步,讓大吾倍感痛心,

 

◎大吾躺在地板上又轉看著天花板說:「師~~咳!咳!師父!我決定了!」

 

◎包師父也是躺著用著無力的氣語回答說:「啥~~」

 

◎大吾用堅定的語氣說:「我一定要變的更強!我不想要感受到那種『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感覺,真的很痛苦。」

 

包師父此時聽了,覺得心裡安慰了許多,因為大吾經過這一次的事件後看似有所覺悟了,比起之前的推拖的心態,有明顯的改變了,

 

◎包師父轉頭看著大吾說:「是嗎?你確定?」

 

◎大吾仍用堅定的語氣說:「是的!」

 

◎包師父則說:「要變強可是很累的哦。」

 

◎大吾回說:「沒關係!總比後悔來的好。」

 

◎包師父看著天花板說:「哦~對了,小妹妹的情況如何?」

 

◎大吾又轉頭看著小女孩說:「我看到他的身體還有微微的呼吸著,應該是昏過去而已。」

 

◎包師父說:「七孔之血已流了五孔,算是很嚴重了,不知傷的如何啊?」

 

◎大吾說:「我~咳!咳!我~不知道,我只剩說話的力氣了。」

 

◎包師父說:「我也是,餓的使不上力了,那就再躺一下再去看吧。」

 

◎大吾說:「嗯。」

 

於是他們就繼續著躺著,躺在這個猶如超級大地震後,散落滿地,雜亂且支離破碎的物品,詭異閃爍的日光燈伴隨著這無人使用的辨公室裡,等待體力的恢復,

 

就這樣,又過了一陣子,從電梯方向傳來電梯開門聲,劃破了在這環境皆極為寧靜的空間,他們此起彼落的微弱喘氣聲,因此被蓋了過去,同時傳出了腳步聲,腳步聲一步一步的接近了,師徒倆也注意到了這個腳步聲了…

 

◎大吾轉頭小聲的說:「師父…有…」

 

◎包師父也小聲插話說:「我有聽到…」

 

 

    是誰呢?但這個腳步聲對於已虛脫無力的他們來說是格外的清澈且剌耳。★

 

~待續~

 

第013回: ★ 點我 ★
第015回: ★ 點我 ★

想要知道更多的熱門文章請至我的首頁:http://pixden.pixnet.net/blog
如果你覺得原仔的這篇文章還不錯的話,請給我一些鼓勵
你可以到留言給我加油或是在左側的廣告上幫我支持一下唷(只花你不到十秒鐘)
★此文章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要轉載麻煩請註明出處謝謝★

 

 

 

 

pix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