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宜市 某商業大樓》

當腳步聲一步一步的接近,師徒倆的心跳聲是愈跳愈大聲,『噗~咚!噗~咚!』跳著,師徒倆心裡還再急忙的著想起,該如何應該接近中的腳步聲,但是他們思考的時間跟本趕不上腳步聲接近的速度,這時腳步聲已經來到了他們進入這間辨公室的大門口了,

 

◎謎樣的聲音說:「喂!果然你們。」

 

當師徒倆聽到這個聲音說的話時,心中的緊張感也消去了一大半,頓時之間都鬆了一口氣,原來這個聲音他們是知道的,也知道這說話的是誰,但伴隨著消失的緊張感,接著而來的是『麻煩』,

 

◎大吾說:「師父!麻煩的來了。」

 

◎包師父說:「是啊!但至少我們是安全的。」

 

原來他們所說的麻煩是前不久在樓下的門口警衛,因為包師父趁他不注意時,用異能力打暈了他,所以警衛說話的口氣似乎也帶著格外的生氣的感覺,

 

◎警衛指著他們說:「為什麼你們趁我不注意時跑了上來啊?」

 

此時的警衛心裡還在想著:『為什麼我在換證件時會暈倒咧,醒來時他們已經不見了。』

 

◎警衛接著又說:「為什麼你們都躺著啊,還有那邊怎麼又多了一個人咧?」

 

這時師徒倆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一來因為說來話長,二來也沒有啥體力再跟警衛解釋,就在他們還在思考如何回答時,另一個腳步聲也到了門口了,

 

這時師徒倆勉強的抬頭看了一下,看又會是誰出現呢?

 

「包會長、大吾先生。」

 

原來是異查組的明姐,他們二個看到是明姐的出現,整個身心皆全部放鬆了,皆放鬆的躺回地板上去了,

 

◎大吾喘著氣說:「呼!嚇死我了!」

 

◎包師父也說:「是啊,還好是她。」

 

◎警衛看看四周說:「為什麼那個小妹妹全身都是傷呢?」

 

明姐此時已走進了這間辨公室的大門口,也看到四周的景像,躺在地上的大吾、包師父、受了傷的小女孩,滿屋雜亂且破裂的物品,一連串的景像映入她的眼簾,

在她的心中已經將她所看到的景像一一做整理判斷,找出最有可能性的狀況,

 

◎警衛又說:「喂!我在問你們話,為什麼都不回答呢?」

 

警衛一連串的問題,一個一個的逼問著,一時之間師徒倆仍無言以對。因為無法說出一個答案。可以讓警衛有合乎邏輯的理解,

 

◎包師父出聲:「這…」

 

眼看警衛一連串的詢問,這時的明姐就覺得不妥,包師父和大吾一起在此出現,表示一定跟異能量的事有關連,但又不讓警衛知道有關異能量的事情,於是急中生智,將剛剛映入她的眼簾,所看到的人、事、物再做一個整理,找出最合理的假理由給警衛聽,

 

◎明姐出聲說了:「警衛先生,這二位先生是我們警方的人。」

 

◎警衛轉頭看著明姐說:「是這樣啊,女警小姐。」

 

◎明姐回答說:「是的,他們是我們警方派出來找尋肉票跟非法持有炸彈的綁匪;我剛剛在一樓時,才問過你有沒有看過這二個人啊。」

 

◎警衛一付暸解的樣子說:「哦~~對!你說你要找二個人,一個中年人,一個年輕人,所以我才帶你上來找人。」

 

◎明姐回答說:「是的。」

 

此時的警衛又看了周遭雜亂的環境和躺在地上的三個人,做了一個非常單純且快速的思考,並又出聲詢問了,

 

◎警衛看似明白的問說:「所以這裡剛剛有爆炸過?才會這麼亂是嗎?」

 

聽到這裡的大吾,感覺到應該附和警衛的說的話,為了讓他相信他的判斷是對的,才不會曝露了真正的真相,於是就出聲附和,

 

◎大吾附和的假仙說:「哦~~對~~對~~」

 

◎警衛接著自我推斷說:「所以你們也受傷了,但救了被綁的小妹妹是嗎?」

 

◎包師父這時也趕緊的附和說:「對~~對,所以我們才爬起不來啊。」

 

◎警衛又接著不斷的詢問說:「那小妹妹怎麼滿身都是傷,臉上都是血啊?」

 

有一句俗語是這樣說的:『說一個謊,需要更多的謊言來圓』,面對警衛一連串的直覺式問題,大吾一等人就看明姐急中生智帶起的謊言即將快要編不下去了,圓不下去了,大吾跟包師父二個都吱吱唔唔的開不了口,

 

還好,反應能力夠快的明姐,立即想到了拿出官方說法,來制止警衛的直覺式問答一直問下去,免得誤事,

 

◎明姐出聲說:「警衛先生,這起刑事案件細節不方便再讓你詢問下去了,不好意思。」

 

◎明姐接著又說:「可否幫忙叫救護車,小妹妹看起來滿嚴重的,需要馬上治療,謝謝。」

 

警衛似乎才發現自己好像問太多有的沒的事了,突然的恍然大悟一般,『哦!』的一聲,抓抓了自個的頭,

 

◎警衛說:「不好意思,就不知不覺問下去了,我馬上去叫救護車。」

 

◎明姐說:「沒關係!麻煩了,謝謝。」

 

◎警衛說:「好,我馬上去打電話叫救護車。」

 

警衛話一說完,就回頭往電梯走去,要回到一樓大廰去打電話叫車,

 

明姐一看警衛已經離開了,就立即的往師徒倆靠近,並蹲下看看他們的狀況,

 

◎明姐說:「二位沒事吧。」

 

◎包師父用放鬆的無力語氣說:「小妞,還好有你,不然不知怎麼擺脫這個麻煩。」

 

◎大吾也說:「是啊!嚇死我了。」

 

◎明姐回答說:「別客氣。」

 

◎包師父接著又說:「對了,小妞,先看看那個小妹妹怎樣了,我們都沒力氣去看她了。」

 

◎明姐說:「好!我看看。」

 

明姐立刻起身往小女孩靠近,立刻檢查小女孩的傷勢,從她的是否還有活著,到雙眼翻開檢查,身上的劃偒等等的基本醫療人員檢查的項目,而師徒倆則徹底的放鬆躺在地板上休息,

 

◎明姐起身就說:「到底是發生什麼事呢?這妹妹怎麼會傷的那麼重呢?」

 

明姐看完小女孩所說的一番話,也讓大吾和包師父知道小女孩的確還活著,只是傷勢較嚴重,也放心了不少,

 

◎包師父回明姐的話說:「說來話長啊~~~對了,我才想問你呢?」

 

◎明姐說:「問我為何知道你們在這裡是嗎?」

 

◎大吾也說:「是啊,你真厲害啊,連我們在這你都找的到。」

 

◎明姐說:「其實一切也都是剛好的事,才會發現你們在這。」

 

◎師徒倆不明白的異口同聲說:「剛好的事?」

 

◎明姐回答說:「是啊,因為我原本是要到異能會會館去找你們的。」

 

◎明姐接著又說:「除了要跟包會長說昨天處理好的事之外,我還意外的在異查組的資料儲藏室裡發現了一些資料,想要跟包會長討論討論。」

 

◎包師父說:「可以啊,不過要等回會館之後才行,現在的我餓到沒力啦。」

 

◎明姐則說:「但我到了會館,沒見到包會長,詢問了總機後,才知道你們匆匆的跑了出去,往對街跑去。」

 

◎明姐接著再說:「因為你們匆匆的跑了出去,我也很好奇,所以就跟了過來,而對街最大的一間大樓就是這間。所以就先進來問看看了。」

 

◎大吾接著說:「所以就這樣找到我們…」

 

◎明姐又說:「是的,只是警衛也不是很確定你們是否有上來,所以帶我上來找找。」

 

◎大吾說:「他(警衛)沒有一直問東問西的嗎?」

 

◎明姐則回說:「當然有啊,畢盡這是他的職責啊。」

 

◎明姐接著說:「所以我就把『異常事件調查組』的證件給他看,還把前面『異常』二個字用手遮著給他看。」

 

◎大吾打趣的說:「哦~~難怪他沒再多問了。」

 

◎明姐說:「是的,我都已經事先想好了。」

 

沒多久,電梯聲再度響起,出來了四個人,一位是大樓警衛,另外三位則是醫護人員,並帶著簡單的急救器材上來,進入辨公室後,就立即對小女孩做例行性的檢查及急救措施,之後再抱上擔架後帶走,

 

大吾和包師父則基本的體力恢復的差不多,都表明說沒有大礙,只是累壞了沒力氣走而已,需要人攙扶即可,於是由一位醫護人員和警衛攙扶他們二個離開,

 

而明姐決定先陪同小女孩到醫院辨理手續後,再回異能會會館與師徒倆見面,

 

◎明姐:「包會長,我先跟醫護人員去一趟醫院辨手續,辨完再回會館跟你們碰面。」

 

◎包師父:「好,那剩下的見面再談吧。」

 

當所有的人都離開這個辨公室之後,剩下空無一人的空間裡,這件事應該是到了一個段落了才對,但其實不然,在所有的人離開之後,才有個人才正準備要離開那間辨公室,在事情的發生的一開始,就已經在最深處的獨立一間辨公室內,全程觀賞大吾和包師父進來後的所做的任何一件事,當觀賞完後,收集到一定的資訊後就準備離開了,

 

就看他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離開了該位置。站到了一個空曠的位置,從右邊口袋裡掏出了一把長約十公分,寬約三公分的伸縮小刀,再按下刀柄某處的按鈕,『咻!』的一聲,刀柄的上緣即出現了刀刃,

e015-001拷貝  

接著將刀子抬高至胸前,對著空氣深深的倒抽了一口氣後,用力緊握著刀子,緊握的力道可說是非常的用力,用力到整個右手都在使勁的抖動著,

 

就看那把抖動中的刀刃的表面開始出現異常的現像,開始出現青藍色的光包覆著刀刃,那個人接著就用手上的刀子對著空氣一刀劃下,『咻!』的一聲,約三秒後,原空曠的位置的空間開始出現裂痕,然後裂開,

 e015-002拷貝  

那個人立刻雙手用力一扳著裂痕,使勁的扳開裂痕,

e015-003拷貝  

把裂痕空間板出了一個大洞,一個足以將整個人進入的大洞,看來應該是個空間裂縫,隨後那個人一腳就踩進了大洞之中,再稍微彎著身體也進入大洞之中,然後離開,而這個空間裂縫,在五秒過後就開始的自動閉合,然後消失在這間辨公室中,看來這個神秘的人士也是異能力的一員,

 

 

《芷宜市 異能會會館 會客室》

師徒倆在打電話請異能會的人員來接回他們到會客室後,就在會客室裡休息,等待著補充食物及水分,沒幾分鐘,異能會已經準備好包師父愛吃的肉包及礦泉水,

 

補充的食物才一進門,包師父正用他最快的速度拿起肉包,大口啃著他的香氣四溢肉包,而大吾則拿著大罐的礦泉水猛灌水,畢盡在大量消耗異能力之後,不做減緩副作用動作的話,那身體可是會難以消受的,也會間接的影響到恢復體力的速度,

 

◎包師父閉著雙眼,愉悅的說著:「嗯~嗯,得救了,怎麼有那麼好吃的肉包啊。」

 

◎大吾也跟著說:「是啊,這個水怎麼那麼甘甜順口啊,喝下去真是通體舒暢啊。」

 

大概是師徒倆的異能力消耗的太過徹底,因此這樣食物對他們來說可說是格外的美味甘甜,讓師徒倆以驚人的速度在消化這些食物,直到他們吃飽喝足,就在他們吃飽喝足之後,就待在會客室中休息,等待明姐的來訪,

 

大約過了一個半小時左右,終於會客室的分機電話擴音響起,吵醒了休息中的師徒倆,總機告訴了包師父說,有位女客人來訪,包師父也同意接待,

 

◎包師父說:「組長終於來了。」

 

◎大吾也說:「是啊,等一陣子了。」

 

『咯~~~』的一聲,會客室的門推開了,進來的果然是異查組的明姐,明姐一進門,就點個頭示意一下,便在會客室的客椅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

 

◎包師父立刻就說話了:「小妹妹的狀況如何?」

 

◎明姐:「確定沒有生命危險了,只是醫院方面說怎麼會內傷外都有,且引發了多重器官衰竭的狀況,已造成重要器官一定的損傷,若再晚點的話連生命可能不保了。」

 

◎大吾聽了就很懊惱的握拳說:「呃!可惡!如果我當下能力夠的話,就不會…」

 

◎包師父語重心長的說:「大吾,無需太過自責,小妹妹的傷不是因你而造成的。」

 

◎大吾則回說:「可是…如果我能早一點的…」

 

◎包師父則插話說:「至少小妹妹保住了性命,一切的責任都要歸咎於那個人。」

 

師徒倆的對話說到這裡,明姐依舊是無法融入他們的對話當中,所以也是聽的一頭霧水,沒頭沒尾的,便出聲說話了,

 

◎明姐不解的說:「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我可以聽聽看嗎?」

 

那段超乎常理的情節若是說給別人聽,可能會被當作是個瘋子在說瘋話,但明姐就不一樣了,除了對異能會幫了許多的忙,也已經能接受異能力存在的事實,於是包師父就把他們在商業大樓裡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明姐,以解去他的不解的思緒,

 

◎明姐手摀著嘴巴,並小小驚訝的說:「不會吧,一個小妹妹竟然可以把你們給累成這樣,且還有預言的信。」

 

◎大吾則說:「但事實上就是這樣,假不了的,且那封信應該還在我師父那吧。」

 

◎包師父接手說:「所以未來可能會愈來愈多這種突發性的異能量出現,這樣就麻煩了。」

 

◎包師父接著又問說:「對了,小妞,你不是要拿什麼資料要給我看,跟我討論嗎?」

 

◎明姐突然的想起來:「哦~對,這個是我來此的重點,這些資料包會長絕對會有很大的興趣。」

 

明姐就打開他帶來的手提包,從包包裡面取出了一個資料夾,並交到了包師父的手上,

 

◎包師父資料夾接過了手並說:「很大的興趣是嗎?我看看。」

 

於是包師父將資料夾打開了,並開始看了資料夾內的資料,起初不是仔細的閱讀,直到讀到了某一處,便睜大了雙眼看著,接著手又翻了幾頁,便出聲說話了,

 

◎包師父直直睜大了雙眼說:「這個是…」

 

 

★明姐說過,包師父會有絕對興趣,果真讓包師父睜大了雙眼,到底是怎麼的內容呢?讓包師父有如此的注意呢?★

 

~待續~

 

 

第014回: ★ 點我 ★
第016回: ★ 點我 ★

 

想要知道更多的熱門文章請至我的首頁:http://pixden.pixnet.net/blog
如果你覺得原仔的這篇文章還不錯的話,請給我一些鼓勵
你可以到留言給我加油或是在左側的廣告上幫我支持一下唷(只花你不到十秒鐘)
★此文章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要轉載麻煩請註明出處謝謝★

 

 

 

pix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