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宜市 異能會會館》

大吾和明姐看到包師父臉部的表情就知道,果然明姐所帶來的資料引起了包師父很大的興趣,明姐就馬上的問了包師父,

 

◎明姐得意的說:「包會長,就說過你會有很大的興趣啊。」

 

◎包師父點點頭說:「的確,引起我很大的興趣了,就這些嗎?」

 

◎明姐則回答說:「當然不是啊,我只帶了二、三份來而已,算是回報你們的幫助,協助處理怪異的案件。」

 

◎包師父笑笑的說:「這樣啊。」

 

◎大吾有興趣問說:「師父啊,組長拿來的是什麼資料啊,看你滿高興的。」

 

◎包師父並沒有正面回答說:「大吾啊,我想我們異能會要擴編了啊。」

 

◎大吾疑惑的說:「啥!擴編?擴編什麼東西啊。」

 

包師父把手上的資料遞給了大吾,很快的,大吾接過手後,就趕緊的打開來看,以解去他現在所冒出的疑問來,

 

打開了資料夾後,抬頭就寫著:『機密級別:特高,異字號人甲號某某某號』,裡面的資料內容主要是存放了二、三份的個人資料,除了基本的個人資料,如人名、住址等等的常用個人資訊,另外後面就開始記錄著每個人怪異的行為或是怪異的生理變化,甚至連會產生怪異的能力都有詳細的記載,而記錄的開始日期卻是一年多前的日期,

 

◎大吾粗略的看完資料後說:「師父,難怪你要說擴編,原來是這樣啊。」

 

◎包師父:「嗯,如果可以說服他們的話…」

 

◎明姐則插話說:「不過你們要找他們,照上面的住址是找不到他們的。」

 

◎大吾和包師父皆異口同聲的說:「為什麼?」

 

◎明姐則說:「據我所知,他們這些人因為有怪異的行為或是怪異的生理變化,已經被國家特別研究中心帶走了,除了研究怪異原因之外還有行監控之便。」

 

◎大吾說:「那,不就沒戲唱了,都被帶走了。」

 

◎明姐說:「那也不盡然是如此,研究中心實際上也恰巧座落在芷宜市中,但有門禁管制,不是一般人可以進入的,如果你們有辨法的話。」

 

◎包師父則點點頭說:「這樣啊,研究中心是由誰管轄的。」

 

◎明姐回答說:「隸屬國家級最高直屬單位『國家安全特務中心』簡稱:國特中心。」

 

◎包師父摸了摸下巴說:「很好,我有個老友剛好在國特中心擔任高層主管,也許找他有辨法。」

 

◎明姐回答說:「嗯,那包會長應該有解決之道,那我就回去整理後續的檔案,那些是被堆在檔案庫的深處,需要花費一些時間才能夠整理完。」

 

◎包師父又問說:「這樣子的機密性特高的文件,你怎麼能夠輕易的帶出來呢?」

 

◎明姐回說:「我是在已經廢棄或是已解密的那一區找到的,所以是可以帶出的。」

 

◎包師父抓了抓頭說:「這就滿奇怪了,不過沒關係,謝謝你,組長。」

 

◎明姐輕輕的點了點頭說:「別客氣,包會長,這算是協助異查組的回禮、禮物啦。」

 

◎明姐又說:「那麼我就先離開了。」,

 

接著明姐起身,跟包師父及大吾行個禮後,即轉身離開會客室了,

 

而大吾一聽到『禮物!』這個二個字,就又想起稍早在大樓看到那封信的內容所提到的禮物,同樣都是禮物,但這個禮物跟那個禮物則是天壤之別,而信中所提到的異能石及紅烈這個人名,再加上明姐拿來的資料,對大吾來說都是問號,且大吾的好奇心又重,

 

幾個問號又從大吾的頭上冒出,連明姐跟大吾行基本禮,大吾都沒發現,還沉淪在他的問題中,直到明姐離開了會客室後的關門聲,才從他的問題堆中回神過來,

 

◎大吾回神後就說:「啊!組長走了啊。」

 

◎包師父說:「是啊!」

 

◎大吾接著又說:「師父!師父!我有幾個問題想問你咧?」

 

◎包師父嗤之後鼻的說:「切!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有很多的問題想問吧。」

 

◎大吾賊賊的傻笑說:「嘿~嘿~嘿,師父,你就說嘛。」

 

◎包師父說:「好啦,我知道你想問的是不是信中提到的異能石還有紅烈是吧。」

 

◎大吾眼睛一睜的說:「師父,你怎麼知道?」

 

◎包師父回說:「在大樓時你應該就想問了吧!只是那時的情況不允許而已,而且剛剛組長也提到『禮物』這個字句時,我也想到了那封信了。」

 

◎大吾答說:「是啊!」

 

◎包師父說:「那我先從異能石開始說好了。」

 

◎大吾答說:「嗯!」

 

◎包師父開始述敘著:「異能石從字面上看來就跟異能力有很大的關聯了,異能百科只記載,相傳是初代的五位五行使者共同的創造了它,異能石可以使異能力有大幅的提昇,所以有很多擁有異能力的人都想覬覦著它,不過不是那麼簡單,因為從你的前世那邊得知,實際上異能石共分二顆,一個為光之異能石,另一個為暗之異能石,擁有的特性皆不同,各有所長,若能同時擁有的話,則能力會所向披靡。」

 

◎大吾好奇的問說:「那異能石現在在那裡呢?」

 

◎包師父回答說:「據我所知,大約知道光之異能石藏在何處,但要拿到不是那麼容易的,需要特殊的條件,沒有十足的準備,去取石的話,可能會有命去,沒命回。」

 

◎大吾很直覺回說:「那我們去找異能石就好了啊?就可以省很多事啊。」

 

◎包師父不以為意的說:「你說的好聽呢?如果很好取得的話,我早拿到了。」

 

 

◎大吾說:「哦!也對,你都拿不到,我怎麼會拿的到呢。」

 

◎包師父嗤之以鼻的口氣說:「切!你才知道,況且要怎樣的條件還沒有人知道。」

 

◎大吾點點了頭說:「嗯,那…那紅烈這個人呢?」

 

◎包師父嘆了一口氣說:「唉!說來話長,他本來很可能會是你的師兄。」

 

◎大吾眼睛一睜說:「師兄?」

 

◎包師父答說:「是啊!但因為他的本身的問題,所以我就沒有收他為徒了。」

 

◎包師父接著說:「紅烈這個人是天才型的異能者,能力非同小可,年紀輕輕就把他的異能力駕馭的非常好,異能力的續航力也非常的優秀,可以說是把異能力發揮的淋漓盡致,更重要的是我後來才發現他是五行使者之一:『火使者』。」

 

◎大吾語帶疑問的說:「五行使者?」

 

◎包師父答說:「你剛剛注意都沒聽我說哦,我剛有說五位五行使者啊。」

 

◎大吾想了一下說:「呃~~好像有。」

 

◎包師父又說:「五行使者,便是五行『金、木、水、火、土』,而轉世得到這五行能力之一的異能者,會因五行的加持,使自身的異能力,一開始就有著相當的力量,有別於一般的異能力。」

 

◎大吾說:「難怪這麼厲害啊。」

 

◎包師父接著說:「力量歸力量,但駕馭的能力又是另一回事了,紅烈他就是這方面的天才,再加上五行的加持,在我當時認識他時,他就相當的有實力了。」

 

◎大吾再問說:「那~師父,你怎麼認識他的啊。」

 

◎包師父抬起了頭看著天花板說:「大約在八年前,是我第一次遇見他,在一次我去對決失控的異能者時,在我看似危險的處境,但我仍可以輕鬆應付的情況下,他的出現,一條長條且巨大的火炬出現在我和失控的異能者之間,並掃往失控的異能者,火炬的撞擊力使異能者暈了過去…」

《包師父八年前的回憶…》

突如其來的火炬出現在包師父的面前,他的臉上沒有太多的驚訝,因為異能力他看太多了,所以表情仍面不改色,轉頭看了紅烈一眼,看到的是一個約十八歲的少年,身高約一米八,剛好適中的體格外表,火紅色的髮色,相當的顯眼,但臉上卻有一道明顯卻不協調的灰色傷疤,就在右眼的左下方,有一道類似火焰的型狀的傷疤,從左下方延伸到了右眼的側邊,是一位看過之後難以忘記面容的人,

 

◎紅烈收起了出手的手勢說:「沒事吧,這位先生,這裡很危險,快點離開,別妨礙我賺錢…」

e016-001拷貝  

◎包師父回說:「我沒事,請問你是?」

 

◎紅烈說:「我是「狩怪獵人』紅烈。」

 

◎包師父疑問的說:「狩怪獵人?」

 

◎紅烈回說:「沒錯,這個是我的職業,討飯吃的。」

 

◎包師父一付暸解說:「哦!是這樣啊。」

 

◎紅烈揮揮手說:「好了,別妨礙我賺錢,那一個是我的獵物,我要帶回去換酬金。」

 

◎包師父處之泰然的抬起手說:「請…」

 

正當紅烈開始往那個失控的異能者,走了二步,似乎想到了什麼事,又回頭看了包師父,對他說話,

 

◎紅烈一臉詭異的說:「不對喲,我現在才想到,你遇到這個失控的怪物,完全沒有驚恐的表情,連你看到我的火炬也沒有太大的反應,你很怪哦。」

 

◎包師父輕鬆的說:「會嗎?我只是剛好跟你是同一類的人而已,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紅烈一臉疑問的說:「同一類的人?該不會是…」

 

紅烈話一說完,包師父就把雙手放到了臀部的後方交握著,一付就是老態的樣子,接著『碰!』的一聲,就在紅烈的面前約1公尺處地板上,地板被打凹進去了地面之下,並出現了一個手掌的形狀,紅烈震驚了一下,

e016-002拷貝  

◎包師父說:「是的,就是你想的那樣。」

 

紅烈的臉上表情比較驚訝,看到這個狀況,也退後了一步,紅烈思考了一下,便出聲說話,

 

◎紅烈略帶著警戒的話語說:「那…你是來搶我的生意嗎?」

 

◎包師父輕鬆的回答說:「當然不是,我只是要解救這個失控的異能者,如此的單純而已。」

 

◎紅烈又說:「那你是做什麼的?」

 

◎包師父回答說:「我只是個路過的修道之人,幫助那些異能者能過平凡的正常生活。」

 

◎紅烈抓了抓頭說:「修道之人?啊~隨便啦,反正那位我要帶走,我要帶回給他們家人換酬金。」

 

◎包師父回說:「可以,但我要先幫他做個保護機制,讓他以後不會再度失控。」

 

◎紅烈爽快的說:「行。」

 

於是包師父走到了暈到的異能者身旁,施行了『皆禁之鎖』,將失控的異能者的能力給予封印,以免再度傷及無辜百姓,而紅烈則在一旁看著包師父對異能者施行『皆禁之鎖』的術法,雖然他不太清楚這個保護機制是做什麼的,但心中仍存有疑慮,

 

◎過了一會,包師父起身說:「可以了,這樣他就不會再度失控了。」

 

◎紅烈點點頭說:「好,那這位我就帶走了,後會有期。」

 

紅烈就帶著暈倒的異能者離開了,包師父就眼看著紅烈離開,心裡想著:『這個小子,年紀輕輕,就有如此這般的操控異能力的濳力,若是納入我方的話,助力應該不小才對,不過血氣方剛的個性需要磨一磨才行。』,

 

三日後的一個下午,包師父用依然他的感知能力,在這片土地尋找著是否有失控的異能量,來給予協助,包師父坐在一個公園的涼亭裡,雙腳盤坐著,二手交叉互勾在胸前,閉著雙眼,運用著他的異能力做異能量的偵查,不出一刻,包師父立刻感覺到了一股異能量正在急速的上升,由於距離並不是很遠,所以非常容易被包師父的能力所感應到,而感知到的異能量所在方向是指向有多棟建築物的方向,於是包師父起身加快了腳步前往,擔心異能量的急速上昇可能會傷害到一些人,

 

包師父靠著感知能力所指引的方向,最後來到了一個規模不大的小社區的入口,大約只有二十多戶的住家,但由於感知到的異能量目前已經消失,因此包師父就打算在這個社區繞一繞看是否有其它的發現,

 

就在包師父在這個社區散步著,多間的建築物不算是荒廢,但似乎都沒有看到有人煙的痕跡,於是他試尋找著一些線索,這時包師父感知能力感應到了身後有異能量的出現,就在身後約三公尺處,『碰』的一聲,是一個重物落在地面上所發出沉動的聲音,包師父立即的轉過身去,要看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一件正常衣物會因體積的急速增大而緊繃造成部份材質撕裂,形成了破裂的衣物;一個身穿著緊繃破裂衣物且失控的異能者,雙手有著銳利的堅硬長指甲,雙眼露出兇惡的眼神,而嘴邊則可以發現二個非常明顯的虎牙冒出,嘴裡『呼、呼』用力的呼吸著,一看就像是一個快退化到人猿的階段的一個異能者,但卻又不是真正的退化,

 

他發現了包師父後,立刻從建築物的三樓一躍而下,重重的降落到了地面,強勁的肌耐力,使得異能者一降落地面後,一穩定了身子之後,又瞬間立即向包師父的身後飛跳了過去

 

包師父才整個轉過身來時,還沒有立即做足反應,就眼看異能者已經飛躍到他的面前,已經舉起了右手,銳利的堅硬長指甲已經在包師父臉上約五公分的距離劃去…

e016-003拷貝  

★五公分這麼極短的距離,來不及反應的包師父能夠順利的避開嗎?★

 

 

~待續~

 

 

第015回: ★ 點我 ★
第017回: ★ 點我 ★

想要知道更多的熱門文章請至我的首頁:http://pixden.pixnet.net/blog
如果你覺得原仔的這篇文章還不錯的話,請給我一些鼓勵
你可以到留言給我加油或是在左側的廣告上幫我支持一下唷(只花你不到十秒鐘)
★此文章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要轉載麻煩請註明出處謝謝★

 

 

 

pix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