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師父八年前的回憶…》

面對突如其來的襲擊,包師父看似沒有做好準備,但實際上在他感應他身後有異能量的同時,早已經做好因應措施了,就在準備轉身之前,他的異能力開啟了防禦機制,只要任何物品碰到他的身體的任何一部份,就會立刻會被防禦機制所彈開來,就因如包師父可以較放心轉過身去,這也是他保護自身生命的機制,

 

 

 

只可惜這個機制有個缺點,一次就只能發動一回,若是遇到多數的碰觸的話,只會反彈其中一個,其它的就是無防禦的狀態,在沒有確定的情況下,可說是風險之大,

 

 

 

就在異能者的長指甲即將碰到包師父的臉時,在包師父的面前約十五公分的距離的地面,一股寬約三十公分的圓柱型火炬衝了出來,瞬間直接往異能者的下巴衝了上去,火炬打中異能者的下巴之後直接的向上衝去,異能者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擊,被撞個整個往後方飛去,跌落在後方的地面上,久久不起,應該是暈過了去,

 

 

 

包師父再看到這狀況後,就看了看四周的環境,尋找使用這個能力的人;最後從包師父所面對的方向,也就是包師父轉身後的正前方,大約五公尺的距離,有一個人走了過來,果然…是他想到的那個人 - 『紅烈』,

 

 

 

紅烈走到了包師父的面前約一公尺處停了下來,正當包師父準備開口說話的同時,紅烈馬上插話了,

 

 

 

◎紅烈右手指著包師父說:「怎麼又是你啊。」

 

 

 

◎包師父回說:「我才想要問怎麼又是你呢?」

 

 

 

◎紅烈繼續指著包師父說:「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

 

 

 

◎包師父又回說:「這也是我想問你的話。」

 

 

 

◎紅烈快生氣的說:「喂!我問你的話,你盡是回答我一些不相干的話幹麻啊。」

 

 

 

◎包師父微笑的心平氣和說:「小伙子,別生氣,相逢便是有緣,我有個建議,你想聽一聽嗎?」

 

 

 

◎紅烈則回說:「什麼建議啊?還有,我有名字,叫紅烈。」

 

 

 

◎包師父微笑的說:「紅烈是嗎?你要不要當我的傭兵啊。」

 

 

 

◎紅烈沒聽清楚的回說:「啥?你說啥?再說一次?」

 

 

 

◎包師父說:「簡單說,就是當我的助手,我會給付你豐厚酬勞的,絕對比你現在的工作來得有保障。」

 

 

 

◎紅烈摸了摸下巴想一說:「助手、酬勞、嗯……」

 

 

 

這時躺在地方的異能者這時已經醒了過來,但似乎仍沒有離開失控的狀態,所以一醒來就便跳了起來,並處於警戒的狀態,嘴裡仍『呼、呼』用力的呼吸著;

 

 

 

包師父和紅烈這時都發現了異能者醒了過來,皆準備要來應付這個失控的人,但紅烈就先跳了出來說,

 

 

 

◎紅烈很有自信的說:「這個交給我處理吧,畢盡他是我找了二天的目標。」

 

 

 

紅烈也不等包師父的回答,就立即轉過身去,舉起了右手,彈了一下手指,起了個火花,再來手指上便起了火苗,包師父正準備開口叫紅烈等等時,也才看到原來紅烈的右手上有帶了個手套,而出現火花應該是手指頭上有鑲嵌上打火石吧,所以才會有火花的出現,看到這個情形,包師父也忘了要叫紅烈等等了,

 

 e017-001-拷貝  

 

紅烈手上的火苗一出現,便張開了右手的手掌,把出現的火苗用手包了起來,衝向了異能者;異能者一看到紅烈向他衝了過來,也立即的本能反應,也向紅烈衝了過去,

 

 e017-002-拷貝  

 

紅烈一看到異能者向他衝了過來,便立刻停止下來,再將右手張開,把火苗壓入地面之中,就看紅烈做完這樣的動作後,一面約寬一公尺,厚三十公分的火牆由地面衝了上來,衝出的地點剛好是在異能者向前衝時所到達的位置,直接命中了異能者,

 

 

 

異能者被火牆打到了之後,整個垂直被打飛起來,且身上所碰到火牆之處皆起火燃燒了,即掉落到了地面上,翻滾痛苦的哀嚎著,

 

 

 

包師父眼看不行,紅烈似乎出手太重了,便出手將異能者身上的火給滅了,就看包師父抬起了張開的右手,抬至了臉部的高度,再下方壓去,就看到異能者的身上的火也跟著被壓了下來,然後消失不見,只剩燃燒後煙霧在異能者的身上緩緩昇起,異能者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e017-003-拷貝  

 

紅烈看到這樣的狀況,覺得不對,便回頭看了包師父,想要問他這是怎麼一回事,但包師父就先說話了,

 

 

 

◎包師父說:「小伙子,出手太重了喲,所以我幫他滅了火。」

 

 

 

◎紅烈則收手後回說:「是嗎?我還想再給他最後一擊,免得再度失控呢。」

 

 

 

◎包師父說:「不好吧,剩下的我來處理好了,就像上次一樣,幫他做個保護機制。」

 

 

 

◎紅烈看著包師父說:「又是保護機制,那是幹什麼的啊?」

 

 

 

包師父便走到了異能者的身旁,施行了『皆禁之鎖』,將異能者失控的能力給封印了起來,做完了『皆禁之鎖』之後,便起身說話了,

 

 

 

◎包師父說:「反正就是讓他不會再失控的保護機制啊,不礙事的,你一樣可以交差換酬金的。」

 

 

 

◎紅烈回說:「哦!那就好,那我要帶他走了哦。」

 

 

 

◎包師父又說:「好,那…當我的助手的事再考慮考慮吧。」

 

 

 

◎紅烈又回說:「二天後的下午二點,來這裡,我會來這裡回答你的建議。」

 

 

 

紅烈話說完,就揹起暈過去的異能者離開了,而目送紅烈離開的包師父心裡正想著:『如果他願意當我的助手的話,他的性子就要好好的磨一磨才是啊。』,也轉身跨步離開了這個社區,

 

 

 

《二天後的下午》

 

這天,下午快二點的時刻,包師父比原定的時間還要早點來到這個社區內,一路走來,依舊沒啥什麼人出現,雖然感覺奇怪,但也不以為意,心想:『也許是因為上次的異能者躲在這裡,也具有危險性,所以人們都急忙的搬離此處也說不定。』,

 

 

 

包師父看了看手錶,時間也已經差不多了,但紅烈似乎沒有出現,就打算找個地方坐下來休息一下,才正要坐下來休息沒多久,包師父馬上就感知到有異能量在朝他的方向靠了過來,且這次的異能量也非常的犀利,讓他不得專注了起來,

 

 

 

但雖然異能量靠過來,但遲遲沒有看到任何威脅到他的異能力出現,直到包師父稍有鬆懈,起身來查看四周的環境時,一根直徑約三十公分圓型的火炬斜向的從地面往包師父的身上衝了過去,

 

 

 

包師父也立刻使用他的異能力,就看他的眼睛一睜大,馬上在他的面前衝出了一面透明氣牆,把衝向他的火炬給完全的擋了下來,且不傷一根汗毛,甚至完全面不改色的站著,沒有絲毫的却步,包師父一擋下來了這火炬之後,就立刻知道了是紅烈,還在思考他為何這樣做呢?

 

 

 

這時,紅烈從某個建築物的門口走了出來,點了點頭,並且拍了拍手,這個奇怪的舉動,他讓包師父一頭霧水,看不懂是怎麼一回事,不過紅烈這時也就說話了,

 

 

 

◎紅烈說:「嗯~~果然有二把刷子。」

 

 

 

包師父聽到紅烈這樣的說詞,也才理解他剛剛為何這樣做,只是為了要測試他,考驗他,看他是否符合紅烈的基本要求,

 

 

 

◎包師父微笑說:「如何?有過關嗎?」

 

 

 

◎紅烈說:「嗯,你有資格當我上司了,這樣我才心甘情願的當你的部屬啊。」

 

 

 

◎包師父微笑說:「不敢當,不敢當。」

 

 

 

◎紅烈又說:「反正我現在的工作也不是很穩定,跟著你應該不會有餓肚子的問題才是。」

 

 

 

◎包師父也說:「那是當然的啊,走吧,我請你吃一頓好料的,慶祝一下,我們成為『伙伴』,而不是上司跟部屬之間的關係。」

 

 

 

◎紅烈說:「呵~什麼關係,隨便啦。」

 

 

 

就這樣,包師父跟紅烈成為了伙伴,在處理失控的異能者時,也借助了紅烈的異能力,讓包師父省了不少的精力在上面,可以一面處理失控的異能者,又可以照顧到異能會裡的大吾,但異能會的事包師父從不跟紅烈提起過,

 

 

 

隨著成為伙伴的時間愈來愈長,經驗也愈來愈多,二人之間愈來愈熟識了,而紅烈的異能力也愈來愈純熟,可說是異能力跟操控技術並駕齊驅,讓包師父覺得紅烈一定跟一般的異能者有不一樣之處,包師父決定幫紅烈做個測試,

 

 

 

這天,包師父把紅烈找來,手上拿了一塊石頭,不大,白色圓型,大約只有五公分的直徑,一個看起來不怎麼樣的石頭,並交給了紅烈,讓紅烈放在手掌心中,

 

 

 

◎紅烈帶著疑問的話氣問說:「給我這個要幹麻啊?」

 

 

 

◎包師父:「只是拿一下而已,做個測試,這個是『五行玉石』,它可以顯示出五行的能力屬性。」

 

 

 

◎紅烈不太懂的說:「五行?能力屬性?」

 

 

 

◎包師父說:「好啦,把它握住,集中精神,並運用你的異能力集中到這顆玉石上。」

 

 

 

紅烈就照著包師父的說法去做,握住了玉石,並集中了精神,運用著自身的異能力,二個人就緊睜這塊玉石看,

 

 

 

不出二分鐘,從紅烈手中的縫隙裡,看到玉石的表面開始產生了變化,開始後多彩的顏色變化著,而玉石本身又開始發著光,忽暗忽亮,一直閃爍著,從紅烈的手中不停的閃爍著,最後玉石停止了變化,也停止了閃爍,包師父見狀就說話了,

 

 

 

◎包師父說:「把手打開來看吧。」

 

 

 

紅烈聽了包師父的話,將手掌打開,打開之後,就看到剛剛白色的玉石,經過了多彩的顏色變化之後,最後停在了紅色,紅烈一看,也覺得奇怪,他剛剛拿的是白色的玉石,在多彩的顏色變化之後,居然變成了紅色的玉石,

 

 

 

◎包師父也滿驚訝的說:「果然…」

 

 

 

◎這下紅烈更是不懂的說:「什麼果然啊?」

 

 

 

◎包師父說:「你知不知道,你是五行使者轉世的『火使者』,所以你的異能力屬性都是跟火有關係,而這顆玉石是專門測試五行使者的。」

 

 

 

◎紅烈打趣說:「『火使者』是幹麻的啊,可以換錢嗎?」,話說完,就把玉石還給了包師父,

 

 

 

包師父接過手之後說:「所有的異能力皆由五行所運作所產生的,而擁有五行之一的異能力的人,將得到它天生的強大的異能力傳承,所以你天生就有很好的異能力基礎。」

 

 

 

◎紅烈高興說:「哦哦,難怪,在我八歲的時候,我就發現我有這個奇怪的能力,完全不怕火,且火好像很聽我的話,感覺跟它很親近咧,原來如此啊。」

 

 

 

◎包師父回說:「這個就是火使者的特性,這是你的使命,你要好好的運用它,將它用在正途上。」

 

 

 

◎紅烈完全不理包師父,就說:「那我應該會很強吧!哈哈…」

 

 

 

紅烈完全沉浸在高興之中,完全不把包師父說的話聽入耳中,然後就興沖沖的離開了,

 

 

 

隨著相處的時間愈久。包師父也發現,紅烈的整個異能力的成長的確很驚人,也許是太過於順利,沒有遇到太大的挫敗,要磨紅烈的性子不但沒磨成,反而讓紅烈的個性更加的自視甚高,高傲了起來,崇拜他自我的強勁力量,導致行為愈來愈偏激,

 

 

 

這樣的狀況,讓包師父覺得很憂心,因為這樣的情況,一不小心,只會讓紅烈誤入歧途,走火入魔,這樣的話對異能界來說只是更增添了更高危險的變數,

 

 

 

這天,包師父所擔心的事終究還是發生了,原本只要造成很小的傷害之下,就可以制伏一位失控的異能者,且失控的狀況,原異能者已經有慢慢自我的克制了下來的情形,但紅烈卻硬是把失控的異能者給打成重傷,完全沒有手下留情的想法,只有一味的壓制了失控的異能者,

 

 

 

這樣的行為,讓包師父實在是看不下去,於是和紅烈有了嚴重的口角爭執,因為紅烈這樣的做法和他的對異能力的理念完全不同,且又聽不進包師父所說的話,以最小的傷害方式來進行,最後包師父決定跟紅烈拆伙,分道揚鑣,不再互相來往,只要紅烈不做出傷及無辜的事,他就不會追究,

 

 

 

就這樣,分道揚鑣的日子過了約一個星期的時間,在偶然間包師父正在看著報紙,一派輕鬆的吃著早餐,在一口咬下他最愛的大肉包時,眼睛也在報紙上的地方新聞,看到了一篇報導,

 

 

 

包師父一看完那篇報導後,口中已經咬下準備吃進去的肉包,就這樣掉了出來,而包師父張著嘴巴,這樣的姿勢保持了一分多鐘,過了許久之後,

 

◎包師父震驚的說:「這…」

 

 

 

★到底包師父是看到什麼樣的報導呢?他讓如此的震驚呢?★

 

 

 

~待續~

 

 

 

 

 

第016回: ★ 點我 ★
第018回: ★ 點我 ★

 

想要知道更多的熱門文章請至我的首頁:http://pixden.pixnet.net/blog
如果你覺得原仔的這篇文章還不錯的話,請給我一些鼓勵
你可以到留言給我加油或是在左側的廣告上幫我支持一下唷(只花你不到十秒鐘)
★此文章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要轉載麻煩請註明出處謝謝★

 

 

pix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