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師父八年前的回憶…》

原來包師父在『在地新聞』報導中看到了一篇名為:『無來由的無名火自燃!』的標題,內容則寫著:

 

『芷宜市地方報導:近日來有多人,在不同的時間,因莫名的無名火自燃,造成多人嚴重的灼傷,甚至有生命危險的可能,但目前尚未找出原因為何會自身起火燃燒,目擊的民眾,大多都表示在受害者自燃之前,都有與人爭吵過的跡像,警方將深入調查起火的原因。』

 

看完這篇報導許久,包師父站了起來,握緊了左手上的報紙,使得報紙扭曲變形,心裡想著:『這…該不會是紅烈的行為吧,若是的話,難不成一定要逼我將他異能力給封印嗎?』,他想了許久,決定去找紅烈問個清楚,以消他心頭之慮,

 

於是包師父靠著熟識的警方的關係找到了那些目擊的民眾所在的地址,一個一個的查訪,了解受害者出事的前後時間的人、事、物,藉由這樣的方法及他的感知能力,尋找紅烈的行蹤,因為他知道若真的是紅烈的所做所為,紅烈不會主動來找他,更不可能隨意的出現在包師父的面前,

 

終於在二天之後,找到紅烈的行蹤,找到的地方是一家診所,因為包師父知道紅烈本身副作用是為何,但紅烈本身卻不知道,只認為那個是生病所造成的,所以他三天二頭就會上診所去看醫生,來緩解他的副作用,

 

就在這天的晚上,他在診所的外面守候著,為了不打草驚蛇,他等到紅烈看完了醫生之後,一路尾隨他到人煙較稀少的地方,一來是為了防止他傷及無辜,二來也是想要單獨跟他把話問個清楚,

 

就當紅烈走到了一處公園時,包師父也一路尾隨到了公園,紅烈突然間停下了腳步,包師父也立刻停下了腳步,躲到了人行道上的樹後面,跟他保持一段約二公尺的距離,這時紅烈也說話了,原來紅烈早發現包師父在跟蹤他了,

 

◎紅烈沒有回頭,對著空氣說:「出來吧,我知道你在跟著我,這裡沒有什麼人,不必太擔心,」

 

包師父眼看紅烈已經知道他跟了過來,也就不必躲躲藏藏的了,也就大方的從樹的後方走了出來,走出來的同時雙手交握放至身後,一走出來,馬上就跟著開口說話了,

 

◎包師父看著紅烈的背影說:「你知道我來的目的嗎?」

 

◎紅烈以不屑的口氣說:「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反正我們已經分道揚鑣,沒什麼好說的。」

                                            

◎包師父仍心平氣和的說:「我只想知道,那些事是不是你的所作所為?」

 

◎紅烈卻一派的輕鬆的說:「誰叫他們不如我的意啊?」

 

◎包師父以嚴正的口氣說:「什麼叫做不如你的意?」

 

◎紅烈回頭看著包師父大喊說:「就是不如我的意,我就是不爽,怎樣!」

 

◎包師父則回說:「那很好,看來我再怎麼勸說,你都已經無法聽進去了,你已經走火入魔了。」

 

◎紅烈不屑的口氣說:「哼!什麼走火入魔,一派胡言,我只相信我的力量。」

 

包師父心想『看來是最糟的情況了,紅烈已經被暴戾之氣纏身,深陷其中,已經嚴重影響了他的行為跟思維了,看來真要到走到封印這條路了。』

 

◎包師父嚴正指著紅烈說:「既然如此,那我就封印了你的異能力,不能再讓你傷及無辜了。」

 

◎紅烈不屑的口氣說:「笑話,封印,那是什麼東西啊?要我比劃是嗎?我奉陪啊。」

 

◎包師父回說:「那麼就試試看吧!」

 

◎紅烈很有自信的說:「那我告訴你,我是最強的!我才不會輸呢。」

 

紅烈這時的右手彈了一下,火苗已經從他的手中竄出,右手一使勁,那小小的火苗竟變成了約三十公分大小的大火球,燃燒的火球就停在了紅烈的手上,此時火紅的火燄之光,點亮了只有微弱燈光的公園走道上,形成了如同露營的柴火之光般,但更加強烈耀眼,在這個火燄之光下,映上紅烈的臉,而臉上的表情看似更加的暴戾,

 e018-001拷貝  

◎紅烈大喊說:「啊~~~~~」

 

紅烈在大喊了一聲之後,即刻把手中的大火球往面前的地面用力一砸,這一瞬間,大小球墜入地面後,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股大型的火炬從地面上竄出,並衝向了包師父的方向而去,

 

這時的包師父早已做足了準備,就看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張開了雙手的手掌,提起了右手至腹部的位置,在火炬來到他的面前時,頂出了右手掌,並喊了一聲『起!』,一股接近透明的白色氣牆由地面上竄出衝了上來。將襲擊而來的大火炬給結結實實的擋了下來,火炬就如同被截斷一般,完完全全的碰不到他一根的汗毛,絲毫不把衝往自己的火炬當作一回事,

 

◎包師父篤定說:「紅烈,這種小技倆就不必拿出來了。」

 

火炬的進攻一直持續著,但紅烈聽到這句話之後,火炬持續的進攻就停止了,

 

◎紅烈不屑之中又帶著冷笑說:「哼!這只是牛刀小試而已!跟了你那麼久,都還沒有真正跟你交手過呢。」

 

◎包師父仍篤定說:「廢話少說,要嘛就把你最強的招式使出來,一決勝負吧。」

 

◎紅烈換成帶有憤怒的口氣說:「很好,就衝著你這句話,別忘了我可是有加持的火使者啊。」

 

◎包師父說:「別狂妄自大了,馬上就見真章了。」話說完,就舉起了右手,手掌朝上,挑了挑四隻手指,示意說:『放馬過來吧!』,有帶點著挑釁的意味在,

 

◎紅烈:「我要讓你知道我小看我的下場。」

 

就看紅烈把手指又彈擦了一下,再度把手套上的火苗點起,再將雙手合上,再打開,原本單手小小的火苗,竟變了雙手上巨大了火團,在紅烈的手上燃燒著,接著紅烈迅速將右手手掌朝上再拉開,火團也跟著拉長了,

 

◎紅烈此時就大喊:「去!」

 

就看紅烈手上的火團延伸出數十個的細長火炬,每個火炬大約有十公分的直徑寬,迅速的分散,往四面八方亂飛了出去,火炬皆往高處飛去,劃過漆黑的星空,火炬的散發出的亮度,把原本在漆黑星空上的星星亮度給全部掩蓋了過去,龐大的火焰之光照亮了個星空,這時的在高空中火炬也全部往包師父的方向集中飛去,

 e018-002拷貝  

◎紅烈:「我看你怎麼擋這一招。」

 

然而面對這樣龐大的火炬襲擊而來,包師父當然也不敢掉以輕心,他也知道紅烈的能力非同小可,但必須要先壓倒性的贏過紅烈,給紅烈一個震撼教育,讓他知道什麼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滅滅他自視甚高的氣焰,決定也要傾用全力的一次決定勝負,

 

於是包師父不慌不忙的迅速抬起了雙手,深深吸一口氣,迅速的蹲下,將雙手擊向地面,就看火炬陸陸續續的往包師父的方向飛來,包師父的雙手一個使勁,一個令人震驚的畫面出現,

 

就在一瞬間,一個壓迫感迅速從天而降,就像坐電梯般上升時的感覺,由上往下而來的感覺,讓所有襲向包師父的火炬給全部瞬間消失,消失的火炬就猶如放在玻璃瓶裡,然後被蓋上蓋子,瞬間失去了空氣的燃燒助力而消失,甚至連紅烈手上的火源也跟著瞬間消失無影無蹤,一下子從被照亮的夜空又進入了昏暗的夜空,

 

◎紅烈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什…麼?」

 e018-003拷貝  

這樣的一擊,讓所有火炬通通消失,也讓紅烈真正的感受到了所謂的震撼教育,他充滿自信的一擊,但包師父卻猶如呼吸般那樣簡單的停止了他的攻擊,他簡直不敢相信他的眼睛,他傾用了全力,卻完全沒有起一點作用,

 

驚訝的紅烈,帶著錯諤的臉,抖著身體,站不穩腳步,因此了後退了一步。而後退的那一腳步也是踏著也非常不穩;他千千萬萬也沒想到,他跟包師父的差距也是這樣如此的大,讓他久久不能言語,

 

包師父緩緩的站了起來,收起了著地的雙手,還在喘著氣,『呼!呼!呼!』,看來他壓制了紅烈的火炬也是消耗了相當多的異能力,不過包師父心裡想著:『不能讓紅烈發現我也是花了相當的力量才將他的能力給;壓制了下來。』,包師父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來緩和消耗過多的異能力的身體,再緩緩的吐了口氣,

 

◎包師父裝作輕鬆的說:「如何?我的表現還滿意嗎?」

 

錯諤的紅烈,呆滯的看著包師父,仍無法回答包師父的話,因為紅烈正處在『為何會這樣?』的心理狀態,遲遲無法離開,看來自信的他受到了相當大的刺激,才會有這樣的狀況,

 

包師父見此狀況,就緩緩的走到紅烈的面前,但紅烈卻一點反應也沒有,臉上帶著錯諤的表情看著包師父,

 

◎包師語重心長說:「紅烈,為了讓你不再傷及無辜,所以我必須將你的異能力封印起來。」

 

於是包師父對紅烈施展了『皆禁之鎖』,在施展了『皆禁之鎖』時,包師父的左手掌立即的浮出發著超白光的圓型物體,這是個二級的『皆禁之鎖』,接著就往紅烈的頭上的天靈蓋給蓋了下去,由於紅烈的狀況已經是處於有立即性的危險,所以包師父就只好把紅烈的異能力用二級的『皆禁之鎖』給上鎖了,

 

就這樣,包師父的左手壓在了紅烈的天靈蓋部份,紅烈感覺到了一陣的如同帶電流般物體在全身上下的亂竄,全身抖動著,而發出了抖動的呻吟聲…

 

這時的紅烈也從那個恍神的狀態中驚醒了過來,但『皆禁之鎖』之術仍持續進行著,紅烈想要『皆禁之鎖』的狀態中離開,才下意識沒多久,隨即這個術也結束了,讓紅烈想要掙脫的機會也沒有了,因為已經『皆禁之鎖』之術完成了,

 

『皆禁之鎖』結束之際,紅烈也像是失去力量般無力的跌坐了下來,攤坐在地面上,他提起了雙手,看看自己的雙手和身上,看不出有何改變,

 

◎紅烈顫抖的說:「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包師父回答說:「封印,也就是我常說的保護機制。」

 

◎紅烈顫抖的看著包師父說:「什…什麼。」

 

於是紅烈又抬起了右手,彈了一下手指,手套上的起火裝置,把火苗點了起來,紅烈眼看火苗起來,立刻就用他最自然的思考反應去控制那火苗,但是紅烈卻怎麼也控制不了他最拿手的操控火苗,就眼看著火苗因為沒有任何的外力幫助之下,火苗慢慢的愈變愈小,愈變愈小,最後在紅烈的手指套上熄滅了,

 

◎紅烈抬頭用著憤怒的眼神看著包師父說:「可惡…」

 

◎包師父語重心長的說:「紅烈,你可別怨我,我不這樣做,只會害到其它無辜的人們,所以我必須這樣做,也許那天你想開了,暴戾之氣離開了,我自然會幫你解去封印了。」

 

聽到包師父的這樣說詞,紅烈氣到臉上都冒出了青筋,氣的說不出話來,但這時的紅烈又沉默了下來,過沒多久,抬起頭來用兇惡的眼神看著包師父,

 

◎紅烈臉上兇惡的表情,微微抖動的說:「沒…沒關係,就不要讓我自己解開封印,等我解開後,這筆帳我一定會親手還給你的。」

 

話說完,紅烈就提起無力的身子,搖晃的離開這個地方,包師父也靜靜的看著紅烈離開那裡,包師父的心裡還是有點不捨的想著:「唉!到了最後還是不死心,還是走不出暴戾之氣的糾纏,這樣只是讓他更加的憎恨我了,唉!」,

 

 

《芷宜市 異能會會館》

大吾聽完了包師父說的他跟紅烈的過往,都覺得大吃一驚,原來他的師父和紅烈有這樣一段的往事,這樣的精彩,不過也就造這今天的異能力事件的發生,

 

◎大吾睜大了眼睛對包師父說:「哦~~~~師父,你跟紅烈的故事,那麼的精彩啊。」

 

◎包師父嘆了口氣說:「唉!可不是嗎?」

 

◎包師父以雙手拍了拍雙膝說:「好啦,我要來打個電話給我國特中心的老友,看他能不能授權讓我們進去國安中心。」

 

於是包師父從口袋拿出了手機出來,按了一下電話簿,尋找著他的國特中心的老友,然後播出.

 

『嘟~~~嘟~~~嘟~~~嘟~~~嘟~~~』,電話播通的聲音一直持續著,但一直沒接電話,包師父覺得奇怪,怎麼沒人接呢?正當包師父準備掛下電話的時候,電話那邊傳來了聲音了,

 

『喂!喂!喂!老包是你嗎?』,宏亮的聲音從手機端傳來,包師父也立拿到了耳邊接聽,

 

◎包師父說:「喂!喂!老鄭嗎?」

 

◎老鄭回說:「是啊,老包,啥事啊?」

 

◎包師父說:「很忙嗎?怎麼那麼慢才接電話啊?

 

◎老鄭回說:「沒啦,手機沒帶在身上,剛剛才聽到啊。」

 

◎包師父說:「是哦!對了,我要找你,是有事請你幫忙啦。」

 

◎老鄭也說:「這麼巧啊,我也剛好有事要找你幫忙說。」

 

◎包師父回說:「是哦,這麼巧啊。」

 

◎老鄭接著說:「既然是你先打來,那要不然你先說好了。」

 

◎包師父說:「哦,這樣啊,好,那我先說好了。」

 

◎老鄭回說:「好哇,你先說。」

 

◎包師父說:「是這樣子的,據我得到的消息,你們的國特中心附屬的安全中心,有一批人是我們想了解一下,可否授權讓我們去參觀一下呢?」

 

老鄭此時停頓了一會兒,沉默了一會兒,才又開始說話,

 

◎老鄭說:「這…」

 

◎包師父說:「很麻煩嗎?通融一下嘛。」

 

◎老鄭又接著說:「老包,不是很麻煩,我知道你想了解什麼。」

 

◎包師父回說:「此話怎說呢?」

 

◎老鄭有口難言的說:「因為…這…也是我想請你幫忙的地方。」

 

◎包師父滿頭的問號說:「是…我要幫忙的地方?」

 

◎老鄭說:「是的,我等會就簽核授權,全權讓你們可以進入國安中心,做任何事。」

 

◎包師父驚訝的說:「全權?我只是想要了解那一批人而已啊,不用到全權吧。」

 

◎老鄭語重心長說:「老包,你去了就知道,我為何要全權授權給你了,麻煩了。」

 

★這是怎麼回事,為何請求幫忙的變成了協助幫忙,這又代表著什麼呢?★

 

~待續~

第017回: ★ 點我 ★
第019回: ★ 點我 ★

 

想要知道更多的熱門文章請至我的首頁:http://pixden.pixnet.net/blog
如果你覺得原仔的這篇文章還不錯的話,請給我一些鼓勵
你可以到留言給我加油或是在左側的廣告上幫我支持一下唷(只花你不到十秒鐘)
★此文章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要轉載麻煩請註明出處謝謝★

 

pix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