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宜市 D公園旁的廢棄建築物》

這時男孩沉默了好一陣子,最後抬起頭來,用一種很哀怨的眼神看著大吾說,

 e007-001拷貝  

◎男孩說:「請問,你可以讓我的手一直保持現在的原狀嗎?」

 

◎大吾用疑惑的臉回答:「為什麼?這不是你的異能力嗎?難到你不想要嗎?」

 

◎男孩反問了大吾說:「一個會被眾人排擠的怪異能力,你會想要嗎?」

 

大吾這時卻沒說一句話,只有靜靜的看著男孩,男孩這時又繼續的說了,

 

◎男孩說:「我是個孤兒,在孤兒院長大,大約在我四、五歲的時候開始,每次只要一緊張,身體就會開始散發出奇怪的味道,然後接著而來我的雙手就會開始變的溼滑,且一次比一次嚴重,所有人看到我這個樣子跟味道,紛紛的遠離我。」

 

◎男孩又說:「雖然我一段時間之後就會恢復正常,但我的週遭人們已經漸漸的跟我保持距離,被孤立的感覺,你知道那種感覺嗎?那是多麼痛苦的回憶,我也想做一個平凡的正常人啊。」

 

◎大吾則吱吱吾吾的說不太出話來:「我~我,這~~~」這時的大吾則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男孩,

 

◎明姐也插上話:「這個聽起來的確是個非常不愉快的感覺。」

 

◎包師父這附和明姐的話說:「是啊,真糟糕的感覺。」

 

當然這些話,只有大吾聽的到,大吾也實在是不知該說些什麼,只是開始覺得這位男孩滿悲哀的,運氣非常的不好,除了是孤兒之外,還有個怪異的能力;男孩又繼續說著他的故事,

 

◎男孩說:「就在我非常絕望失望的時候,終於有人對我伸出了援手,那就是的我孤兒院的院長,她不但沒有跟我保持距離,還特別的關心我。」

 

◎男孩接著說:「當我開始上學的時候,我的處境仍然是被排擠的,我的同學師長,都認為我是一個怪物,異形,但我的孤兒院的院長仍維持他關心我的態度。」

 

◎大吾這時就回應說:「那…既然如此,你為何還要做出搶劫的事來呢?」

 

◎男孩則不理會大吾的回應又繼續的說著:「在我前陣子的時候,我最後終於受不了週遭人們排擠,我離開了學校,不再上學,只想要留在孤兒院裡,但是…」

 

◎大吾則追問說:「但是什麼?」

 

◎男孩:「但是我發現了院長常常為了孤兒院沒有錢,給小朋友們吃飯都有問題,而在那煩惱;更遇到了地主因為收不到租金,而準備收回孤兒院的土地,我很想幫忙院長和孤兒院,所以我決定要出去打零工來幫忙分擔。」

 

◎男孩:「但我的怪異體質讓我到處碰壁,依舊受到人們的排擠,連打零工的機會都沒有;終於在有一天,我發現我的怪異體質的味道可以讓人失去了意識,於是我有了新的想法。」

 

◎大吾接著男孩的話說:「於是讓你的味道在趁人失去意識的時候,搶奪他們的財物是吧,你這是不對的行為,無視於律法的存在。」

 

◎男孩則說:「你以為我想這樣嗎?但我已經想不到任何可以幫助到孤兒院的方法了啊,我也是逼不得已,只好這樣做了。」

 

◎大吾說:「你…」

 

◎男孩則說:「所以我離開我居住的城鎮,來到了芷宜市,在這裡沒有人認識我,比較不會被認出來,至少比較安全些。」

 

◎包師父聽到這裡就出聲了:「難怪!前一陣子都沒有新的異能量出現,這陣子才無緣無故的出現,原來是這樣啊。」

 

◎男孩這時低下了頭,嘆了口氣說:「我也知道這樣不對,也知道我逃不了,我會跟你走的,但是我有最後的請求,希望你能答應我。」

 

◎大吾說:「你說吧。」

 

◎男孩抬起了頭說:「可以幫我找出讓孤兒院可以繼續下去的方法,因為我一離去的話,那孤兒院就更沒有機會繼續下去,院長跟小朋友就會…」

 

男孩話說到這裡,大吾等三人聽見這番話,都頓時覺得這男孩,本質並不壞,他的請求居然不是要求寬恕罪行,而是為了孤兒院,只是方法用錯了,環境錯了,時間錯了,才會造成他走錯了路;大吾正準備答應男孩時,無線電耳機來傳了明姐的聲音,

 

◎明姐說:「大吾先生,我們異查組或許能夠幫上點忙。」

 

◎包師父說:「大吾,告訴他,異能會應該可以的解決孤兒院的問題。」

 

◎大吾說:「好,我知道了。」

 

◎大吾對著男孩說:「你的請求,我們可以接受,我們異能會協助孤兒院解決現在的問題。」

 

◎男孩說:「真的嗎?我這個請求可以做到嗎?」男孩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希望,

 

◎大吾說:「是真的,不過你必須老實回答我幾個問題後,我們才會提供協助。」

 

◎男孩說:「好,我一定老實的回答。」

 

大吾這時就思考了一陣子,整理好要思緒,就要開始詢問男孩,一開口,就覺得整個口腔開始覺得卡卡的,乾乾的,

 

◎大吾:「我問…呃…我…呃。」

 

這時大吾就把手抬了起來,作勢要跟男孩說等一下,大吾才又看到自己的雙手的能力型態尚未解除,維持了這個型態也不少的時間了,大吾的心想:『不會吧,副作用那麼快就來了』,大吾趕緊解除能力型態,摸了摸身上,正時在大吾心裡在吶喊著『糟糕,忘了帶水來喝。』這句話,又繼續想著:『算了,反正快結束了,應該沒關係。』;這時無線電耳機傳來了明姐關切的聲音,

 

◎明姐:「大吾先生,你怎麼了啊?」

 

包師父抬了頭看了一下監控系統,看到一個能量逐漸在消常當中,另一個則和大吾的GPS定位點重疊了,這下包師父就知道怎麼一回事了,就說話了

 

◎包師父說:「沒事,大吾應該只是異能力的副作用開始而已。」

 

◎明姐:「副作用?」

 

◎大吾清了清喉嚨說:「咳~~沒事,只是有點口乾舌燥而已。」

 

接著大吾又開始詢問男孩一些事,看看這些案子的有疑問的地方是什麼原因,

 

◎大吾就開始問了:「你叫什麼名字?」

 

◎男孩回答說:「阿衛,防衛的衛。」

 

◎大吾就繼續的說著:「你說你突然發現你的能力可以讓人失去意識,是怎麼發現的。」

 

◎阿衛則回答說:「那是在我正四處打零工時發生的事,那天,我正在打掃廁所,後來我的老闆來了,就開始東摸摸西摸摸,嫌這個嫌那個的,於是我就又開始緊張了,深怕沒做好事情又要放老闆開除了。」

 

◎阿衛繼續的說:「一緊張,我的身體又開始釋放那種氣味,由於那間廁所的門是自動式的,所以空氣比較不流通,我的老闆開始嫌這是什麼怪味道,我就愈緊張,味道就愈濃,我害怕的在那不敢亂動,」

 

◎阿衛接著說:「過了一陣子,老闆就開始昏眩,然後就昏了過去,我嚇的逃離那個廁所了;最後老闆認為我想要害死他,雖然他也沒事,但還是把我開除了,所以我才知道我身體所產生的味道可能會讓人失去意識。」

 

◎大吾就繼續的說著:「嗯,好,阿衛,那你為何在第一件案子,挑了一個女生下手呢?」

 

◎阿衛則回答說:「我並沒有特別挑一個女生下手,那天我離開了我居住的城鎮,來到了芷宜市,時間已經傍晚了,正要尋找一個可以休息的地方,因為天空開始下起毛毛細雨,我也趕緊跑到可以躲雨的地方,就在某個巷子內的騎樓下。」

 

◎阿衛吞了一下口水,又繼續說著:「後來剛好看到有一名女生自己獨自一個人往這裡的巷子走來,我看到這個情況,覺得時機剛好,臨時起意,也想試了一下我的能力,是否真的會使人失去意識,於是我就跟著她前進,因為我也是第一次做這種事,又開始緊張了,所以我身上的味道又釋放了出來,跟著那女生一陣子之後,他就昏了過去,我想這個味道真的有用。」

 

◎大吾就接著說:「所以你就過去拿走他的財物,但為何又打電話報警呢?」

 

◎阿衛則說:「拿走他的錢是因為我需要錢,但我又不希望這位女生出事,良心會不安,所以我只好打緊急電話給警察報案,至少會有人來接走他,這樣我比較心安一點。」

 

大吾心正想:『看來他真的是被沒輒,本性不壞,才不得已做出這些事來。』

 

◎大吾又問了:「你那麼需要錢,為何只有拿走現金,但其它東西卻沒有拿走呢?」

 

◎阿衛則說:「其實原因很簡單,如果我拿著金飾或手機等等的東西去變賣,第一我不熟這裡,第二如果我拿去當舖典當的話,當舖的人看我這樣的年紀他會典當給我嗎?何況是來路不明的東西,非偷即搶,所以只有現金最方便可以直接的幫助到孤兒院。」

 

◎大吾說:「說的也是,這樣更容易曝露了行踨。」

 

◎明姐也說:「原來是這個原因,難怪只搶走現金。」

 

◎大吾又問說:「所以你就照這樣的方式,來做為下次案的範本,那為何又挑公園呢?」

 

◎阿衛回答說:「那位女生是恰巧遇到的,公園是我必須要找一個人不多的地方,但總會有人出現的地方,而公園的廁所是最好的選擇。」

 

◎大吾接著說:「且你還不會在同一個地方犯案,來確保你的行縱不容易被發現。」

 

◎阿衛跟著說:「是的,我就是怕在同一個地方容易被抓到了,第一天我順利的拿到錢之後,我就去買了一份芷宜市的地圖來暸解。」

 

◎大吾則說了:「但很不巧的,你認為不在同一個地方犯案,可以躲過警察的搜察,但因為如此,你卻留下了未來將會在何處出現的訊息。」

 

◎阿衛低著頭說:「或許吧,所以今天你抓到了我,我也認了,我也會將剩下的錢全部歸還的。」

 

◎大吾呼了一口氣說:「呼~好,我再問你最後一個問題!」

 

◎阿衛依舊低著頭回答:「嗯。」

 

◎大吾說了:「那你的剛剛沒有血色且溼滑的雙手,也是你的能力之一嗎?」

 

說到這裡,阿衛抬起了頭,一臉的憂鬱的表情,雙手則搭上了自個頭的二側說,

 

◎阿衛一臉看似憂鬱轉成痛苦的表情說:「這…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的雙手是在我身體釋出味道時,就會開始雙手變的腫大,溼滑,讓我很不舒服,讓我非常的討厭這樣身體,我覺得非常的痛苦…」

 

大吾聽到這裡,一句話也沒說,感覺上正在思考著什麼;而包師父也從無線電耳機端收音到了這段話,包師也正在想著阿衛的那段話,

 

◎包師父這時說話了:「大吾,我想阿衛的雙手是…」

 

◎大吾立即插了話說:「師父,你跟我想的應該是一樣的。」

 

話一說完,大吾一個跨步,立刻到了阿衛的面前,將左手掌張開舉至左胸前,右手則握成了箭指,移到了嘴巴約二十公分的位置,口中唸唸有詞;

e007-002拷貝  

此時的阿衛則用疑惑的表情看著大吾;明姐此時心想:『大吾先生在唸什麼呢?』,看了包師父一眼,發現包師父似乎知道大吾要做什麼,只是靜靜的看著監控系統的畫面,

 

◎阿衛驚慌的說:「你…你…我都已經老實的說了,你還想做什麼?

 

大吾不理會阿衛的話,持續的唸著,這時大吾的左手掌心慢慢的浮出一個發著藍白色光的球型物體,且慢慢的變大,變大到了約直徑約十五公分的球型,上面居然還有著浮雕,

e007-003拷貝  

大吾口中一唸完,立刻把左手掌的球型物體,往阿衛的頭頂上壓了過去,當然,突如其來的舉動,讓阿衛來不及閃避,就這樣球型物體從阿衛的頭頂上的天靈蓋硬是壓了進去,阿衛此時的身體覺得一陣的如同帶電流般的物體在全身亂竄,不由自主的發出了呻吟聲…且這個過程持續了約二分多鐘,

 

◎阿衛吶喊了一長聲:「啊~~」

 

明姐這時聽到阿衛的慘叫聲,轉過頭看了看包師父,但包師父卻不為所動的,看著監控系統,明姐不得已立即的出聲詢問了大吾,

 

◎明姐急忙的說:「大吾先生,發生什麼事了,為何對方會慘叫呢?你該不會…」

 

◎包師父立即出聲說:「小妞,沒事的,大吾他正在做他該做的事。」

 

◎明姐以疑問句的回應說:「該做的事?」

 

在阿衛的大叫之後,大吾似乎也完成了這個連續動作,接著二手攤開,退後了一步,而阿衛在大叫之後,整個人癱軟的跌坐在地方,感覺到一陣的無法使力,站都站不起來,阿衛因為這個大吾的動作也問了大吾,

 

◎阿衛有氣無力的說著:「你…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大吾不理會阿衛的話,這時大吾頓了一下,不知怎麼了,立刻的環視了週遭,隨後進了一個空房間找出了一個約3公分粗,90公分長的木棍,走了出來,並朝著阿衛的方向走來,大吾就開始詭異的笑了,

 

這時的阿衛開始緊張了,大吾之前的舉動,並沒有立刻的危險性的現象,只是讓他覺得不太明白而已,但現在這個景像很明顯的讓阿衛感覺有危機感,此時的阿衛緊張到可以清楚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咚咚~咚咚~咚咚~』的跳著,看著一步一步逼進,手持木棍的大吾,但是自己的身體卻還沒有恢復到可以移動,逼得阿衛立刻說話,

 

◎阿衛有氣無力的說著:「~棍?你…」

 

『木棍』這個二個字伴隨著大吾詭異的笑聲,由大吾的無線電耳機,傳到了包師父和明姐這邊的擴音喇叭來,這個脫序的演出。讓原本知道大吾要做什麼的包師父也變的一頭霧水,也變的緊張了起來,覺得苗頭不對了 ,和明姐互看了一下,便立刻的呼喊著大吾,

 

◎包師父急促大喊著:「大吾,大吾,你在幹什麼?」

 

◎大吾詭異的笑的說:「嘿嘿,我想幹什麼,我拿木棍還能做什麼呢?我馬上就可以做個了結了。」

 

阿衛看著逼進中的大吾,知道自己若不再有所行動的話,自己的生命很有可能受到威脅,但是身體依舊是不聽使喚,伴隨著阿衛的只有清楚的心跳聲和讓人無法喘息的緊張感,阿衛的呼吸聲是愈來愈急促,愈來愈大聲;而包師父和明姐這邊也只能勸說的方式,試圖把大吾從看似著魔的狀態給喚醒,

 

◎包師父急促大喊著:「大吾,大吾,快住手,他的罪行不需要這樣吧。」

 

◎明姐急促大喊著:「是啊,大吾先生,他交給我們警方處理就行了,大吾先生。」

 

但大吾似乎不理會所有人的話,像是著了魔似的,大叫的一聲,舉起了木棍,大吾將木棍高高的舉起,就往阿衛的方向衝來,阿衛移動不了身體,只能看睜睜的看著逼進的大吾衝了過來,這時的大吾手上的木棍用力的一劈…

 

 

★這是到底怎麼一回事呢?明明阿衛都已經一一的回答出大吾心中的疑惑來,為何大吾還有如此的詭異舉動呢?難到真的著了魔嗎?★

 

~待續~

第006回: ★ 點我 ★
第008回: ★ 點我 ★

想要知道更多的熱門文章請至我的首頁:http://pixden.pixnet.net/blog
如果你覺得原仔的這篇文章還不錯的話,請給我一些鼓勵
你可以到留言給我加油或是在左側的廣告上幫我支持一下唷(只花你不到十秒鐘)
★此文章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要轉載麻煩請註明出處謝謝★

pix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