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宜市 某住宅區》

◎大吾靠到包師父的耳邊小聲說:「我覺得那位女士在說謊。」

 

◎包師父睜大了雙眼看著大吾,也小說的回答:「啥!說謊?」

 e022-001拷貝  

◎大吾小聲的回答:「對,因為他的回答邏輯不太對勁。」

 

包師父聽到這樣的說法,

於是就把大吾把到一旁來說話,

 

◎包師父:「大吾,你剛說的是什麼意思。」

 

◎大吾:「師父你回想一下,剛剛的情況,我們剛剛說出要找的人,那位女士並沒有太大的心情變化,也沒有否認不認識,所以她跟阿嘉應該是家人。」

 

◎包師父摸了摸下巴,回想了一下:「嗯~~好像是。」

 e022-002拷貝  

◎大吾接著又說:「再配上你的朋友老鄭的說法,家人被押在別處一年多,都沒有回來,但那位女士卻不擔心家人的安危,反而是說出『不在』的說詞,那不就很奇怪嗎?」

 

◎包師父睜大了眼說:「哦~~對吔。」

 

◎大吾:「然後又搬出『被帶走了,到現在都沒有回來』的說詞,然後再來有動怒的口氣,還用力的關上了門,有想把我們驅離的感覺。」

 

◎包師父摸了摸下巴:「嗯,的確。」

 

◎大吾篤定的說:「那不就是說明了『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包師父滿震驚的看著大吾,心想:『大吾怎麼突然來個大爆走,突然有這樣的推理邏輯能力。』,心中總有個安慰,總算沒白收這個徒兒了,

 

◎包師父:「你…怎麼變的這麼了解呢?」

 

◎大吾得意的說:「哈哈,因為我常玩推理遊戲的電玩啊,要很用腦筋呢!所以玩電動不見得是壞事啊。」

 

◎包師父好不氣的回:「切!」

 

◎大吾又說:「如果交涉的結果,那位女士不讓我們進去家裡的話,更間接的証明了我的推斷。」

 

◎包師父:「哦,是嗎?」

 

◎大吾非常有自信的說:「師父,這次讓我來吧,我保證讓那位女士再開門的。」

 

◎包師父不以為意的回答:「好哇,我就看你有多厲害。」

 

大吾再度走到了門口,也不按電鈴了,他心想:『那位女士現想應該還在門以偷聽著,看我們離開了沒。』,所以就直接的大喊,

 

◎大吾對著木門大喊:「阿姨,我們是『宗教心靈治療團體』,不是警察,是警察就不會穿便服來這了。」

 

但木門後就是一點動靜也沒有,所以大吾就繼續的喊話,

       

◎大吾對著木門再度的喊話:「我們只是想要幫助他回歸正常的生活,不被大家排擠;我們這裡也有這樣的人,但都已經治癒了,如果說你覺得我們是壞人的話,那就請你報警來抓我們吧,我們在這不會逃走。」

 

不過木門後一樣就是一點動靜也沒有,此時包師父看到此狀況,正準備來笑笑大吾的作為,才準備要出聲,『咔!』的聲音插在包師父的笑聲之前,

 

婦人緩緩的打開了一半的木門,看著門外的大吾,大吾則用微笑來代替問候語,包師父看了也嘖嘖稱奇,服了大吾這方面的能力,

 e022-003拷貝  

◎婦人面帶著憂傷的表情說:「你說的是真的嗎?」

 

◎大吾微笑的說:「當然啊,這位女士,難道你有看到這麼年輕的警察嗎?」

 

◎婦人:「沒…有。」

 

這時的包師父也走了過來,

 

◎包師父:「這位女士,我們這次前來沒有惡意,只是很單純的想找阿嘉先生談談而已。」

此時的婦人沉默不語,安靜的從鐵門內看著他們二個人,

 

◎大吾:「如果方便的話,可否讓我們進去跟你聊聊好嗎?」

 

◎婦人:「不…不太方便。」

 

◎大吾:「是這樣啊。」

 

師徒倆對看了一下,點了一下頭,

彼此都是知道意思,

也應該證明了大吾的推測了,

 

◎包師父:「那沒關係,那下次有機會我們再來拜訪好了。」

 

此時的大吾轉頭看著包師父,

心想:『師父不會怎麼快就打退堂鼓了吧。』,

就在這時包師父就拉著大吾轉身離開了;

才轉身一走,

大吾就嘴巴立刻湊到包師父的耳邊說話,

 

◎大吾:「師父,你這麼快就放棄了啊,我想多問一下呢!」

 

◎包師父小聲說:「大吾,有時以退為進,反而可以得到更好的效果。」

 

◎大吾:「這話怎說呢?」

 

◎包師父:「你的推斷能力也讓我冷靜有思考了一下,有時太急躁反而造成反效果,那位婦人既然會開了門,表示說對我們來說是有機會的,但不可過於急躁。」

 

◎大吾:「哦,這樣啊。」 

 

才走了幾步路,『咔~~~』的聲音出現,

這次是鐵門打開的聲音,

這時師徒倆就知道應該有效果了,

並停了下來,接著那位女婦人走了出來,並說話了,

 

◎婦人:「請等一下。」

 

師徒倆同時也回頭看著婦人,

看看他想說什麼話,

 

◎婦人:「你們說的話是真的嗎?」

 

◎大吾:「當然是真的啊。」

 

◎婦人:「那你們有證明身份的東西嗎?」

 

◎包師父想了一下:「哦!這沒問題,我有名片可以給你看。」

 

包師父便從口袋找出皮夾,翻了翻皮夾,

找到他的異能會的名片,並向婦人方向移動,

遞給了婦人,而大吾此時也一起跟了過去,

 

◎大吾:「這位女士,如果我們今天是來抓人的話,就不止是我們二個人來了。」

 

婦人接過了名片,但沒有回答大吾的意思,

她拿起了名片,看了一下名片的內容,

名片的內容當然是寫著抬頭:『異常能力學術研究協會』,

她心裡想著:『他們看來應該不是來抓我兒子的。』,

 

◎婦人:「我再想想看,再跟你們連絡好嗎?」

 

大吾和包師父聽到婦人這樣的回答,

無意之間表示他們要找的人可以說確定在屋子裡,

只是此時此刻無法見到面而已,

所以他們都有一個共識:『以退為進,切勿打草驚蛇』,

才不會有反效果,

 

◎包師父:「好的,那麼就等你跟我們連絡吧。」

 

◎婦人:「嗯,好,謝謝。」

 

◎大吾:「那…我們就先告辭了哦。」

 

師徒倆跟婦人點頭示意之後,便轉身離開了,

而婦人也隨即再度進入了自個家中,

 

一路上師徒倆走著走著,

也就再度討論了起來,

 

◎大吾:「師父,我們這樣走掉真的好嗎?看來我們要找的那個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說…」

 

◎包師父:「我也不想放棄啊,但人家都說不方便了,且強摘的果實不會甜,你知道這個道理吧。」

 

◎大吾:「嗯,也是啦。」

 

◎包師父:「既然那位女士會說再想想看,表示我們還有機會的。」

 

師徒倆正準備徒這個單純的住宅區離開,

但一處離剛剛那位婦人的住處不遠的住宅門口,

也站了一位中年的婦女,身材略為豐腴,

短短的捲髮,一看就是婆婆媽媽的等級,

一口就叫住了走過該門口的師徒倆,

師徒倆也就停了下來,

 

◎中年婦人:「二位等一下。」

 

◎包師父轉頭看著中年婦人說:「有什麼事嗎?」

 

中年婦人看到包師父有了回應,

婆婆媽媽的個性立刻又展現了出來,

馬上就跑掉包師父的身邊,

小聲的對他們說話,

 

◎中年婦人手遮著口小聲的說:「你們是要來找那個某某家的阿嘉嗎?」

 

◎大吾眼睛為之一亮:「咦!對啊,妳怎麼知道。」

 

◎中年婦人:「你們叫的那麼大聲,我想誰也聽的到吧。」

 

◎大吾:「也對喔。」

 

◎包師父:「那你是想告訴我們什麼嗎?」

 

◎中年婦人:「這個嘛,我也不知道該不該說,說了又好像是在說別人的壞話,不說心裡又會憋不住。」

 

◎大吾很斷然的說:「那妳就說啊,不說反而會更難過啊。」

 

◎中年婦人:「那個阿嘉有個外號叫『瘟疫阿嘉』呢?」

 

◎師徒倆皆異口同聲的說:「什麼?」

 

原來他們要找的人,別人都是叫他阿嘉,

 

◎中年婦人:「他從以前就是我們這個住宅區裡的出了名的瘟疫人,誰礙到了他。碰到他都沒有好下場。」

 

◎包師父:「此話怎說呢?」

 

◎中年婦人:「我知道的是,只要是跟他惡言相向,大打出手的,都沒有好下場。」

 

◎包師父:「聽不懂。」大吾也搖了搖頭,表示說不懂,

 

◎中年婦人:「聽說他都不用出手打人,反而出手打他的人,手都會拉傷或受傷的。」

 

◎大吾故做驚訝的說:「是哦。」

 

因為師徒倆知道那位叫阿嘉的,

本身有異能力,所以沒有特別的驚訝,

只是不太清楚對方的異能力是如何,

 

◎中年婦人:「而且,只要被他摸過的腳都會沒力氣,無法使力而摔倒,所以我們都他取這樣的外號。」

 

◎包師父故做疑慮的說:「嗯,的確很古怪哦。」

 

◎中年婦人:「對啊,感覺就像是惡運之子,誰碰了他,誰就倒媚。」

 

◎中年婦人接著又說:「那你們是來找他幹麻的啊。」

 

◎包師父:「我們是來找他,幫助去除惡運,恢復正常的人啊。」

 

◎中年婦人:「是哦,不是很了解就是了;不過我記得一年多前,他就被政府機關的人帶走,說是要治療他的奇怪的行為,可能認為他有病吧。」

 

◎大吾:「那…你還有再看過他嗎?」

 

◎中年婦人:「沒有咧,至從他被帶走之後,就沒再看過他了。」

 

◎包師父:「是這樣啊。」

 

◎中年婦人:「那你們自己要小心啊,我就是要跟你們說這個啊。」

 

◎包師父:「是哦,那真的是謝謝你啊。我們會多注意的。」

 

◎中年婦人得意的揮手說:「嗯,那就這樣啦,再見啦。」

 

師徒倆也點了頭示意了對方的道別,

也就離開住宅區了,

 

回到了車上,在搭車回去的路途中,

師徒倆也就再度討論起今天所發生的事情,

 

◎大吾:「師父,後來那位媽媽口中說的阿嘉,似乎不好應付哦。」

 

◎包師父:「嗯,的確,而已在我們沒有完全可以確認他是那種異能力時,就更加的要注意這樣子的情報。」

 

◎大吾:「嗯。」

 

◎包師父:「另外我還想到,如果我們找到了他。是阿嘉是自己一個人的話,可能還不會造成太大的威脅,但是他若跟另一個異能力者在一起的話,那危險性就高了,」

 

◎大吾:「對啊,如果可以用說服的,說服他的話,那就最好了。」

 

◎包師父:「是啊,但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啊。」

 

 

《芷宜市 異能會會館大門口》

過了約一小時多的車程,車子也就回到了異能會,

 

這次的出門,

雖然沒有找到他們所想要尋找的人,

但也不能說沒有收獲,

至少可以知道要找的人是有機會見到面的,

只不過時間未定而己,雖然不是滿意的結果,

但也不是最壞的結果,

 

◎大吾:「師父,那我們是不是要來改找第二位呢?這樣一方面可以等待,一方面又可以繼續進行原先的尋人計劃呢。」

 

◎包師父抬頭看了上方說:「我想想啊,嗯~~這樣也好,反正他們說的阿嘉也不知何時才會有消息。」

 

◎大吾:「是啊,那我就…」

 

大吾的話才說一半,此時此刻,

包師父的手機響起了,包師父當然很自然的,

拿起手機,接聽了起來,

 

◎包師父:「喂!你好。」

 

「喂!你好,請問是包會長嗎?」,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包師父:「對,請問那裡找?」

 

「你好!我是阿嘉的媽媽,也就是剛剛見過面的那位女士。」,

原來是阿嘉的媽媽,

 

◎包師父眼睛為之一亮說:「是的,想通了嗎?」

 

包師父臉色及口氣都有所改變,

以及他所講的話,讓大吾也注意到他了,

也就看著他在說什麼,

大吾此時也推測出打電話來的應該是剛剛那位婦人,

只不過他怎麼又會那麼快的就打電話來呢?

讓大吾也一時還摸不著頭緖,

 

◎阿嘉的媽媽:「我想問一下,你們怎麼知道阿嘉的事呢?」

 

◎包師父:「這位女士,我也不諱言的說了,實際上妳的兒子生理上的問題,是這個國家政府委託我們幫忙處…安頓或給予幫助。」

 

◎包師父接著又說:「所以妳兒子有沒有回來我們也大概也知道。」

 

◎阿嘉的媽媽有點火氣的說:「那我兒子被帶走長達一年以上沒有回家,你知道嗎?」

 

◎包師父:「是的。這個我也有得到消息,不過,這位女士,妳可以放心,因為政府的那一個治療計劃已經終止了,妳兒子也不會再被帶走。」

 

◎阿嘉的媽媽:「那你們打算如何幫助他們呢?」

 

◎包師父:「妳大可放心,我們可以有治療或定頓他的生活的方案,讓他可以過正常人的生活,不會被受到歧視的。」

 

◎阿嘉的媽媽:「真的嗎?」

 

◎包師父:「是真的,不然我們怎麼會輕易的離開你那,真的要抓你兒子,一定會想盡辨法的抓到的。」

 

 

◎阿嘉的媽媽帶著有點憂傷的口氣說:「是哦,我也老實的說,他的確是有回來,可是我們的家境,並不富裕,無法支付他未來的生活或治療的金錢,所以他現在還在偷偷的打工賺錢。」

 

◎包師父:「這妳也可以放心,因為我們所提供的幫助皆有政府支付,不需要額外付費的。」

 

◎阿嘉的媽媽:「是嗎?」

 

◎包師父:「當然啊。」

 

◎阿嘉的媽媽:「但是,他在回來之後,原本就不太信任別人的心理,變的更加嚴重。」

 

◎包師父摸了摸下巴:「這樣啊,這就比較麻煩了.」

 

◎阿嘉的媽媽:「這樣好了,雖然我已經問過他了,他不願意見你們,但我還是希望你們能夠當面跟他談看看好了,看能不能改變他的心意,來幫助他。」

 

◎包師父:「這個當然沒問題啊。」

 

◎阿嘉的媽媽:「因為他下午三點過後,就要去他親戚的遊藝場打工,你們可以過去那邊找他。」

 

◎包師父:「好哇,我們下午就可以安排時間過去。」

 

◎阿嘉的媽媽用感激的口吻說:「非常謝謝你們,我等會將地址給你們,非常謝謝。」

 

包師父隨後指示了一下大吾。

他就邊唸地址,大吾邊記下該地址,

之後就結束了通話,

 

包師父一通完電話,

一個轉身就跟大吾說,

 

◎包師父:「大吾,剛剛記下的地址是我們下午要去的地方。」

 

◎大吾:「是稍早的那位女士嗎?」

 

◎包師父:「是啊,只不過他兒子不願意見我們,所以我們去他打工的地方才能遇到他。」

 

◎大吾:「哦…原來是他兒子啊。」

 

◎包師父:「沒錯,我也是剛剛從他的口中才知道是他兒子。」

 

大吾回想了一下稍早的景像,

跟之前去國安中心的景像,

冥冥之中似乎發現了幾個東西,

 

◎大吾:「師父,我…有個想法!」

 

◎包師父:「啥?」

 

★大吾又有想法了,又會像上次那樣般的驚人之作呢?還是…★

 

~待續~

 

第021回: ★ 點我 ★
第023回: ★ 點我 ★

想要知道更多的熱門文章請至我的首頁:http://pixden.pixnet.net/blog
如果你覺得原仔的這篇文章還不錯的話,請給我一些鼓勵
你可以到留言給我加油或是在左側的廣告上幫我支持一下唷(只花你不到十秒鐘)
★此文章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要轉載麻煩請註明出處謝謝★

 

 

 

 

pix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